目前日期文章:201508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如此過了五六天,馬蓮兩天殺一隻雞、三天去趟城裡抓藥買魚,一天三餐給李虎熬粥煮湯煎藥,送到李虎家餵他吃下,照顧得李虎無微不至。
  這天一早,馬蓮見李虎傷口癒合了大半,臉上氣色也顯得有血色,給她一天三餐調理的身體也胖了些,便想要為李虎剃頭擦澡。
  她問了李虎可否,李虎倒也爽快答應。馬蓮馬上打水倒入大鐵壺燒水,然後回家裁好新的乾淨棉布與棉布條,又帶上往常替丈夫剃頭時用的圍巾與剃刀,然後到李虎家做準備。
  她先將房間裡的火盆加上木炭燒得極旺,使得房間變得十分暖和,然後將大鐵壺裡煮沸的熱水倒入木盆裡,再加上些冷水調和溫度,然後端著木盆進入李虎房間,此時李虎已經可以自己起身下床,他見馬蓮忙著為他做準備,心知袒身讓馬蓮見的時間到了,於是自己脫下身上的衣服,裸身背著馬蓮站著。
  馬蓮將所需物品都拿進房間,見到李虎已裸著身子,便羞紅臉著將板凳移到木盆旁邊,輕聲對李虎說: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馬蓮打了水洗淨雙手,進入李虎房間,掃乾淨地上的碎陶壺,又在炕內、火盆中添了木炭,然後將陶杯倒滿了水,放在李虎炕邊,見他睡得香甜,這才放心回家。
  馬蓮脫去短襖倒在炕上,看到她的兒子夏生,便疼惜地輕拍他,然後俯身親吻了他一下,她的兒,也是她心頭的寶,她這一生都要好好地為兒子與李虎而活,親力親為地照顧他們,直到她再不能夠為止。
  馬蓮抵受不住疲累侵襲,便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
  第二天天亮,馬蓮起身開始準備李虎的食物與藥湯。她見昨日熬的雞湯剩下好多雞肉,丟了又覺得可惜,便將肉塊撕成雞絲,加上兩顆蛋熬成雞絲蛋花粥,然後將一尾鯉魚加上薑片煮成生魚湯,再將藥材煎成藥湯。
  準備好之後,她將所有東西放進竹籃,再帶上創傷藥膏,出發至李虎家。馬蓮一一餵李虎吃下雞絲粥、生魚湯與藥湯,便讓李虎躺下休息,自己去打水倒入大鐵壺裡,放在灶上升火煮沸,再將昨夜洗的棉帕與棉布條收下來,準備為李虎換藥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此時山下的馬蓮,昨晚等李虎到深夜,還是等不到李虎歸來,心中有無限的擔心與想法閃過,耐何夜已深沉,她一個女人家無法出門上山尋覓,只得隨便下了麵將就吃了,再抱著夏生上炕睡了。
  無奈馬蓮怎麼就是無法入眠,在炕上輾轉反側,她的腦中冒出了許許多多李虎未回來的遭遇,李虎到底發生什麼事?怎會沒告知一聲就失去蹤影?他是不是在山上打獵時出了事?是被虎豹所傷?還是失足墜崖?
  馬蓮越想越驚慌,緊緊抱著夏生縮在炕上,一整夜只淺淺眠了一會兒。
  第二天天剛剛亮,馬蓮就起身穿上外衣,走到李虎家門口。她見門是虛掩著的,便壯起膽子推門而去,在廳裡、廚房打了幾轉,馬蓮想到李虎會不會是昨天打獵太累,現在還睡在炕上。便敲了敲李虎臥室的門,半天無人反應,馬蓮見房門並無上鎖,就推門而入,見到炕上並無人影,她四下尋覓,仍不見李虎身影,她到其他房間察看,亦無看見李虎。
  此時馬蓮心中的擔憂與焦急全都不聽話地顯露在臉上,熱鍋上的螞蟻尚不足以形容她現在的心情,她好怕、好怕李虎出了事回不來了。她胸口像睹了一塊大石頭,那沉重將她壓得無法喘氣,她很怕會就此失去李虎,她在心中預演了一遍遍李虎出事的情狀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第二天是個大晴天,李虎一大早便起床,換上馬蓮為他縫製的衣裳與新的護腕護腿,再戴上新帽子,整個人煥然一新。李虎的心情很好,餵飽馬兒與黑狗,便騎馬往山上去。
  李虎忙了一上午都無收獲,便提早取出乾糧來吃,心底幽幽浮上一絲不祥感覺,他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,卻覺得渾身不舒服。
  吃完乾糧,李虎牽著馬帶著狗更往深山上去。走了一兩個時辰,仍舊不見好獵物,李虎不禁心浮氣燥起來。
  好不容易李虎窺見一群花鹿正在覓食,他將馬兒留在原地,放輕腳步觀察鹿群,拉好弓搭上箭,描準一頭放心吃草的母鹿,一箭射了出去,箭中鹿腿,其餘花鹿驚嚇得一哄而散,受傷的母鹿瘸著腿吃力地跑著,李虎不慌不忙,跟著血跡等待母鹿不支倒地,他才上前了斷牠的性命。
  李虎跟著母鹿進入森林深處,卻失去母鹿蹤跡,李虎不甘即將到手的獵物就此失去,便再往前去,直行到一片草地上,李虎四處搜尋,卻赫然在草叢空隙中瞥見一抹黃中帶黑紋的動物身影,李虎停下腳步,靜待其變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那天夜裡開始下起大雪,連下了幾天幾夜,李虎無法上山打獵,只好在家升火烤毛皮,製作箭簇、整修大弓。
  而馬蓮則在做完家務事之後,在房裡點上蠟燭、升起火盆,拿出針線與剪子,開始縫製兒子夏生的小斗蓬。她取出狐狸毛皮,剪去頭尾與四肢,共用了一張半的毛皮,外面是鵝黃色的棉布,領口露出些風毛,再縫上一顆扣子,就是一件溫暖漂亮的狐狸斗蓬了。
  馬蓮接著再修補李虎的舊衣裳,她特地下了一番功夫,將破損處修整得漂漂亮亮,又加厚了上衣與褲子的料子,再將舊夾棉背心補上棉花,使背心更顯保暖。然後製作李虎的護腕與護腿,和一頂新的帽子。
  當馬蓮為李虎修補破舊衣裳時,她的嘴角總是彎起一絲笑意,那是她從來未曾有過的感覺,與為丈夫縫製新衣不同,她手裡的衣服是李虎穿過的舊衣,撫摸著那舊衣上的紋理,她的心裡不斷泛起絲絲異樣情感,她不知道那是什麼?只是想快快修補好這些舊衣裳,她不願李虎再凍著身體出門幹活,她想讓李虎感受一些家的溫暖。
  溫暖?馬蓮腦中閃過一個念頭:說實在話,李虎有沒有感受到家的溫暖並不干她什麼事,對她來說,李虎理應是一個過客,暫時地住在她家旁邊,暫時地與她一同吃晚餐,說不住何時李虎又會捲起行囊,流浪到另一處山水肥美的地方,過著他的日子,忘記了她這麼一個女人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