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山水 (1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之後半個月,李虎還是上山打獵,不時帶些兔肉、鹿肉給馬蓮加菜;馬蓮還是忙於家務與雞寮之間,每隔幾日便到城裡賣雞蛋,一日兩餐照料李虎飲食。每天晚上兩人共聚一屋,吃著麵食聊著天,不時說說笑笑,盡顯濃情蜜意,兩個人打得火熱,時常躲到暗處擁抱親嘴,像兩塊牛皮糖似的分不開。

那日李虎到陸家吃晚餐時,天空開始飄著雪,天色越晚雪下得越大,馬蓮不禁擔心起來。

「看來這場雪下得挺大的,虎哥,明日早上若還下著雪,你便不要上山打獵了吧?」

「我看這場雪不會下得太久,阿蓮你不必擔心,我自己會斟酌的。」

李虎不知為何信心滿滿,拿了馬蓮準備的乾糧便回家,倒在炕上很快進入夢鄉。

文章標籤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二天馬蓮騎著驢子進城,為李虎抓了補氣養身的藥材,再到市集買了隻大公雞,打算讓公雞和她所養的母雞交配,生下蛋來讓母雞窩著,孵出小雞後養大才能再下蛋讓馬蓮拿去賣錢。這半個月來,馬蓮為了李虎忍痛殺了不少母雞,也花了不少銀兩,現今李虎已康復,該是她再掙錢的時候了。

馬蓮回家後便將公雞關進雞寮裡,任其與母雞交配。然後她又殺了一隻母雞,熬了雞湯,將雞撈起,再放入陶甕裡與補身藥材一起熬煮。

一早起床後她已揉好麵團,分成兩份,一份揉成蔥抓餅、另一份製成麵條。早上她便烙好十幾張餅,再將夏生一起交給李虎,讓李虎餓了可以吃餅,順手再看顧夏生。

時間未到傍晚,李虎已抱著夏生走到陸家,笑嘻嘻地將孩子交給馬蓮進房奶著,自己坐在廳裡等著馬蓮煮麵來吃。

原來李虎已想到如何報答馬蓮。白天他一手抱著夏生,另一手檢視他家裡還存放多少皮草,兔皮、狐狸皮加起來還有五六張,若拿到市集上便宜賣,全都脫手後也可以掙得七八兩,他想買一對金耳環給馬蓮,再為自己添置一把鋒利好用的小刀。

文章標籤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眼看日頭就要西下,馬蓮按下紛亂的思緒,起身到廚房製做麵條,然後以雞湯做底,將蘿蔔、白菜梗放入湯裡熬煮,再下麵煮熟,然後將白菜葉燙熟鋪在麵上,再將熱湯澆在麵上,最後放上一匙馬蓮特製的醬料佐味。

還是好吃的食物最實在,李虎傷勢尚未完全康復,何必讓他多一層煩腦?馬蓮決心一個人去面對外頭的人情流言,在她與李虎小小的兩人世界裡,應該只有互相疼惜、互相愛護,她愛慕李虎,而李虎珍愛自己,這樣便足夠了。

她煮了兩碗麵,在碗公上倒扣盤子,以防湯汁溢出,放在竹籃裡,小心地提著竹籃來到李虎家。

一進入李虎房間,本來躺在炕上小寐的李虎即聞到香味,他睜開眼睛,看見馬蓮從竹籃裡端出兩碗麵,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馬蓮親手煮的麵。

他急忙下炕端起麵、拿著筷子就吃起麵來,馬蓮急忙叮囑他:

文章標籤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如此過了五六天,馬蓮兩天殺一隻雞、三天去趟城裡抓藥買魚,一天三餐給李虎熬粥煮湯煎藥,送到李虎家餵他吃下,照顧得李虎無微不至。
  這天一早,馬蓮見李虎傷口癒合了大半,臉上氣色也顯得有血色,給她一天三餐調理的身體也胖了些,便想要為李虎剃頭擦澡。
  她問了李虎可否,李虎倒也爽快答應。馬蓮馬上打水倒入大鐵壺燒水,然後回家裁好新的乾淨棉布與棉布條,又帶上往常替丈夫剃頭時用的圍巾與剃刀,然後到李虎家做準備。
  她先將房間裡的火盆加上木炭燒得極旺,使得房間變得十分暖和,然後將大鐵壺裡煮沸的熱水倒入木盆裡,再加上些冷水調和溫度,然後端著木盆進入李虎房間,此時李虎已經可以自己起身下床,他見馬蓮忙著為他做準備,心知袒身讓馬蓮見的時間到了,於是自己脫下身上的衣服,裸身背著馬蓮站著。
  馬蓮將所需物品都拿進房間,見到李虎已裸著身子,便羞紅臉著將板凳移到木盆旁邊,輕聲對李虎說: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馬蓮打了水洗淨雙手,進入李虎房間,掃乾淨地上的碎陶壺,又在炕內、火盆中添了木炭,然後將陶杯倒滿了水,放在李虎炕邊,見他睡得香甜,這才放心回家。
  馬蓮脫去短襖倒在炕上,看到她的兒子夏生,便疼惜地輕拍他,然後俯身親吻了他一下,她的兒,也是她心頭的寶,她這一生都要好好地為兒子與李虎而活,親力親為地照顧他們,直到她再不能夠為止。
  馬蓮抵受不住疲累侵襲,便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
  第二天天亮,馬蓮起身開始準備李虎的食物與藥湯。她見昨日熬的雞湯剩下好多雞肉,丟了又覺得可惜,便將肉塊撕成雞絲,加上兩顆蛋熬成雞絲蛋花粥,然後將一尾鯉魚加上薑片煮成生魚湯,再將藥材煎成藥湯。
  準備好之後,她將所有東西放進竹籃,再帶上創傷藥膏,出發至李虎家。馬蓮一一餵李虎吃下雞絲粥、生魚湯與藥湯,便讓李虎躺下休息,自己去打水倒入大鐵壺裡,放在灶上升火煮沸,再將昨夜洗的棉帕與棉布條收下來,準備為李虎換藥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此時山下的馬蓮,昨晚等李虎到深夜,還是等不到李虎歸來,心中有無限的擔心與想法閃過,耐何夜已深沉,她一個女人家無法出門上山尋覓,只得隨便下了麵將就吃了,再抱著夏生上炕睡了。
  無奈馬蓮怎麼就是無法入眠,在炕上輾轉反側,她的腦中冒出了許許多多李虎未回來的遭遇,李虎到底發生什麼事?怎會沒告知一聲就失去蹤影?他是不是在山上打獵時出了事?是被虎豹所傷?還是失足墜崖?
  馬蓮越想越驚慌,緊緊抱著夏生縮在炕上,一整夜只淺淺眠了一會兒。
  第二天天剛剛亮,馬蓮就起身穿上外衣,走到李虎家門口。她見門是虛掩著的,便壯起膽子推門而去,在廳裡、廚房打了幾轉,馬蓮想到李虎會不會是昨天打獵太累,現在還睡在炕上。便敲了敲李虎臥室的門,半天無人反應,馬蓮見房門並無上鎖,就推門而入,見到炕上並無人影,她四下尋覓,仍不見李虎身影,她到其他房間察看,亦無看見李虎。
  此時馬蓮心中的擔憂與焦急全都不聽話地顯露在臉上,熱鍋上的螞蟻尚不足以形容她現在的心情,她好怕、好怕李虎出了事回不來了。她胸口像睹了一塊大石頭,那沉重將她壓得無法喘氣,她很怕會就此失去李虎,她在心中預演了一遍遍李虎出事的情狀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第二天是個大晴天,李虎一大早便起床,換上馬蓮為他縫製的衣裳與新的護腕護腿,再戴上新帽子,整個人煥然一新。李虎的心情很好,餵飽馬兒與黑狗,便騎馬往山上去。
  李虎忙了一上午都無收獲,便提早取出乾糧來吃,心底幽幽浮上一絲不祥感覺,他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,卻覺得渾身不舒服。
  吃完乾糧,李虎牽著馬帶著狗更往深山上去。走了一兩個時辰,仍舊不見好獵物,李虎不禁心浮氣燥起來。
  好不容易李虎窺見一群花鹿正在覓食,他將馬兒留在原地,放輕腳步觀察鹿群,拉好弓搭上箭,描準一頭放心吃草的母鹿,一箭射了出去,箭中鹿腿,其餘花鹿驚嚇得一哄而散,受傷的母鹿瘸著腿吃力地跑著,李虎不慌不忙,跟著血跡等待母鹿不支倒地,他才上前了斷牠的性命。
  李虎跟著母鹿進入森林深處,卻失去母鹿蹤跡,李虎不甘即將到手的獵物就此失去,便再往前去,直行到一片草地上,李虎四處搜尋,卻赫然在草叢空隙中瞥見一抹黃中帶黑紋的動物身影,李虎停下腳步,靜待其變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那天夜裡開始下起大雪,連下了幾天幾夜,李虎無法上山打獵,只好在家升火烤毛皮,製作箭簇、整修大弓。
  而馬蓮則在做完家務事之後,在房裡點上蠟燭、升起火盆,拿出針線與剪子,開始縫製兒子夏生的小斗蓬。她取出狐狸毛皮,剪去頭尾與四肢,共用了一張半的毛皮,外面是鵝黃色的棉布,領口露出些風毛,再縫上一顆扣子,就是一件溫暖漂亮的狐狸斗蓬了。
  馬蓮接著再修補李虎的舊衣裳,她特地下了一番功夫,將破損處修整得漂漂亮亮,又加厚了上衣與褲子的料子,再將舊夾棉背心補上棉花,使背心更顯保暖。然後製作李虎的護腕與護腿,和一頂新的帽子。
  當馬蓮為李虎修補破舊衣裳時,她的嘴角總是彎起一絲笑意,那是她從來未曾有過的感覺,與為丈夫縫製新衣不同,她手裡的衣服是李虎穿過的舊衣,撫摸著那舊衣上的紋理,她的心裡不斷泛起絲絲異樣情感,她不知道那是什麼?只是想快快修補好這些舊衣裳,她不願李虎再凍著身體出門幹活,她想讓李虎感受一些家的溫暖。
  溫暖?馬蓮腦中閃過一個念頭:說實在話,李虎有沒有感受到家的溫暖並不干她什麼事,對她來說,李虎理應是一個過客,暫時地住在她家旁邊,暫時地與她一同吃晚餐,說不住何時李虎又會捲起行囊,流浪到另一處山水肥美的地方,過著他的日子,忘記了她這麼一個女人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李虎述說完他長長的情史,夜已很深了,馬蓮不但絲毫不覺困頓,心中更是洶湧沸騰,她為了李虎多桀的人生與坎坷的情路感到心疼與不捨,她心裡開始想疼惜眼前這個可憐而深情的男人,便開口說道:
  「李當家,你別氣餒,你一定可以找到賢淑美麗又與你匹配的女子!她會疼惜你、照顧你、永遠不會離棄你。你放心!你一定可以找到的。」
  李虎聽得馬蓮如此安慰他,他心裡突然明白馬蓮對他的關愛已超越一個鄰居的份際,他很想問馬蓮:你會不會是那個疼惜我、照顧我的女子?但他不能夠問,他與馬蓮的身份使他不敢冒昧,他已嘗夠了愛情的苦澀傷痛,他不可以再掉入這無底深淵去。
  「陸家娘子,謝謝你的好意,夜已經深了,我該告辭了。你心腸真好,我這不堪人生不值得陸家娘子記掛心頭。我明日會帶著野味進城販賣,吃了午飯才會回來,請你不用為我準備乾糧。」
  馬蓮點點頭,送走李虎。她將李虎的舊衣服收進來,在廳裡晾著,升起火盆烤衣服,務求使衣物快乾,馬蓮現在心裡想的是,她要好好修補李虎的舊衣裳,讓他可以穿得整齊乾淨又溫暖的衣服上山打獵;她又想到李虎當日設陷阱抓到的狐狸毛皮已風乾的差不多了,她想為夏生做一件斗蓬,再將剩下的狐狸毛皮與去年幫丈夫做襖子的剩布,拿來為李虎做一套新的護腕、護腿,和一頂新帽子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李虎開始到較大城鎮的富貴人家做起粗工來,一來可以隱姓埋名躲在富貴人家中,避掉錢莊打手追殺,二來粗工的工作比起獵戶來要輕鬆許多,薪資卻比獵戶多而穩定。
  李虎在每戶人家待了一兩年便解約辭行,直至四年後,李虎來到何北省石家庄這等大城來,四處打聽有無富貴人家要請粗工,終於找到一家退休的官宦人家,到這姓何的富貴人家做粗工。
  李虎與這何家的總管簽了兩年合約,便開始在這裡工作。過沒幾日,就聽得婢女耳語:這姓何的老爺原是朝中三品大官,本就是石家庄的望族出身,與夫人只生得一個獨生子,長到十八歲便為其娶了一門門當戶對的妻房,少年夫妻十分恩愛,隔年少爺初入圍場考進士竟然落榜,心高氣傲的少爺無法承受打擊,竟憂鬱成病,且病情越加沉重,拖了一年多藥石無罔,便撒下一切過世了。
  此時作官的老爺因痛失愛子,向朝庭告老還鄉,與夫人守著新寡的少夫人相依為命。可憐少夫人原也是官宦人家出身,知書識禮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長得更是花容月貌,與少爺只有兩年夫妻緣份,並無生下一子半女,才雙十年華便失去丈夫,落得寡婦下場。
  李虎來到何家工作,三個月不曾見到傳說中的少夫人,原來少夫人悲痛成疾,躺在病榻上三四個月落不了床,直至最近病情才稍微好轉,教兩個婢女扶起身想到後花園走走散心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李虎在十七歲時愛上村長的女兒。那姑娘文靜秀麗,兩人在廟會上一見鐘情,便相好起來;兩人在姑娘婢女的掩護下偷偷幽會,感情如膠似漆,這是他們的初次愛戀,彼此都誓言非君不嫁、非卿不娶。
  他們相好了三個月,戀情還是傳到村長耳中,村長暴跳如雷,將婢女毒打一頓,將女兒鎖在房中不讓其出門。李虎聽得傳聞,便賣掉家中所有皮草,攢得一筆小財,便買了兩匹布和一條金項鍊,到村長家提親。
  村長看了李虎微薄的禮物,不禁深鎖眉頭,又嫌棄李虎是個沒父沒母的孤兒,村長一向嫌貧愛富,怎會容忍一個窮獵戶娶走他的女兒,便教僕人將李虎及禮物都推出大門。
  李虎誓不放棄,每日帶著禮物守在村長家門口。村長為此心情相當不快,此時一向與村長交好的鄰鎮綢緞莊老闆兒子,一直垂涎村長女兒的美貌,便慫恿父親向村長提親,村長毫不考慮地點頭答應,將婚期訂在半個月後;李虎眼見村長的未來親家送上二十匹上好絲綢、重金打造的十二禮,又下聘六十兩銀,村長笑得合不攏嘴,忙著張羅女兒的嫁妝。
  那姑娘卻毫無消息傳給李虎,可憐李虎眼巴巴地在村長家徘迴,日子越至出嫁日,李虎越是心急如焚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第二天李虎上山打獵,奔走了一上午都無所獲,到了午膳時間,李虎尋了一顆大樹底下,放著馬兒去吃草,他從懷中取出乾糧吃著。當他咬了一口饅頭吃開來,發現饅頭裡加了些芝麻,使得饅頭淡淡的麵香中多出幾分芝麻香味與口感,吃在嘴中特別有層次,下肚之後也能回甘芝麻的香甜。
  然後再吃蔥抓餅,發現餅裡參的蔥也比往日的多且香,蔥用麻油泡過,散發出特別濃厚的香氣,吃在嘴裡滿是蔥香。
  李虎突然明白這就是馬蓮關心他的方式:她說不出口的話兒全化在她揉製的乾糧裡頭,她特別用心多加幾道手續在製做的過程裡,為的就是不想李虎在吃那冷冷的乾糧時,覺得清淡而乏味,她想要李虎吃得既甜且香,所以特別加了些東西在乾糧裡。
  李虎忽地覺得心頭一熱,鼻頭便酸了。他忍住不讓淚流下來,二十年了!自娘親過世之後,他便再也沒吃過這樣飽含關懷的吃食,即使在飽經風霜、年過三十的現在,為了馬蓮的用心,他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喜悅,想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場。
  但他不能哭,只能將胸中的感動化為追補獵物的動力,使勁拉弓射箭,獵到幾頭野兔和一隻狐狸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當晚下了一場大雪,天亮之後,馬蓮起身推開窗戶往外看,看見雪積著約有一寸厚,她不禁擔心李虎今日騎著馬、帶著狗上山打獵,會打不到獵物。
雪不停地下著,馬蓮忙完家務,在房裡繡著枕頭套時,又想起李虎只穿著短衣和一件夾綿背心,不知在這樣的大雪中會不會冷?馬蓮絲毫不覺得以她和李虎的關係,這樣擔心他有什麼不對?她只想著晚上要多加一道菜,讓李虎吃得飽些,才有力氣去獵著兔子花鹿。
將近傍晚的時分,李虎帶著他的黑色土狗來到陸家,馬蓮一見李虎進屋,馬上泡了熱茶奉上,又在廳裡升了火盆,讓李虎烤得暖和些。
李虎面上表情陰晴不定,嘆了口氣,低聲說道:
「今天運氣不好,雪下得大,動物全窩在巢裡,打不到一隻獵物。」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李虎見馬蓮不曾接話,不禁先開口說話:
  「陸家娘子,可否請你帶我到你家雞寮看看狀況?」
  馬蓮回過神來,忙帶著李虎出門到雞寮外,指著被動物刨出的大洞,氣憤地又委曲地說:
  「昨天早上我起床之後便看到雞寮地上被刨了個洞,心想是狐狸或土狼來獵食我的雞,我已用麻袋裝土補了那個洞,想不到今天一早起來,竟被刨了個更大的洞,雞被咬死了七八隻,你看,地上並無雞的屍體,肯定是那些畜牲拖回山上吃了。」
  李虎舉起右手示意馬蓮別再繼續說下去,自己蹲下身子仔細察看那個洞,不一會兒又站起身在院中嗅聞起來,走走停停,馬蓮和高叔只得沉默地看著李虎的行動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第二天天未亮馬蓮已起床,房中火盆裡的火已熄滅,她推開窗子,看見外頭一片銀白,原來昨天夜裡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,雪細細薄薄地灑落在大千世界裡,馬蓮呼了一口氣,回頭看了看仍在熟睡的丈夫,她再度嘆了一口氣。

  馬蓮嫁進陸家未滿一年,陸母便得了急病過世,陸一元哭了幾天,等到陸母的棺木入了土,陸一元還是下田工作,夜裡還是騎在她身上。
  她不懂,這就是世間所謂的夫妻之情嗎?陸一元很少對她說出心裡想些什麼,只有在她身上幹那回事的時候會重重地呼氣,偶而叫出她的名字,那時候她才意識到她與丈夫是有關係的。
  當她懷了孩子時,陸一元才開始多了些言語,卻也不過是要她多吃點飯、不要太操勞、多點休息。有時他會看著她的肚子發傻,久久才開口說不知是兒子還是女兒?要為孩子取什麼名字?該不該請問村中唯一讀過書的陳伯什麼名字好?
  那時她心中突然冒出絲絲暖意,原來,她的丈夫也是關心她、關心她腹中那逐漸成型長大的胎兒。她覺得丈夫對她是有情的,只是他生性木納內向才不對她開口言明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時值清乾隆盛世。
位於山西省太原北方系舟山下一個座落於山腳上的小村落,這村子依著系舟山,村子西邊正好一條小河穿了過去,故取名山水村。
  從村子口走進去,會看到一條讓人、馬同行的黃土路,路的兩旁全是一畦一畦的田地,春夏時種著麥子或各種蔬菜,生意盎然;大片田地之後,開始進入緩坡,地勢較平坦的地方就有幾戶人家群居,每個聚落一群一群地散居於田地之中;再往村子進去,有些人家依山而建,在地勢較高的地方拓墾出一小片地,居住著兩三戶人家,或是一座三合院子。
  村外是茂密的森林,春夏時綠意盎然,鬱鬱蒼蒼,令人心曠神怡;田中有幾株古老大樹,夏日耕作時正是農家人休憩喝水、吃飯蔽蔭的地方。此時正當十月底,農作物都已收成完畢,麥田收割之後剩下麥根露在地表之外,樹木也開始落葉,現出逐漸光禿的枝幹。
  天氣變得十分寒冷,村中有一半的男人都會在此時動身到省城太原去幫忙釀酒,當作是冬季裡無農事可做時幫補家計的營生手段。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