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0】

 

  記憶,是最可怕的行李;也是最甜蜜的負擔。如果沒有那些憤怒的、悲傷的、難堪的、幽黯的記憶,不會有現在的我;但如果失去那些快樂的、喜悅的、開心的、熱烈的記憶,我也無法撐到如今。

  該高興的,是我還活著,而且能夠回憶著那些過往片段,無論是哪一種記憶,我都心懷感激地接受。因為,那是讓我活下去的原動力啊!

 

 

【1】

 

  那一年的秋天,因為某個不情願的原因,我孑然一身搬到天母,住進一間附有廚房的出租套房。

 

  那棟大廈雖已算老舊,但我租下的套房卻因房東勤加保養而顯得依然嶄新。那房間約有十二坪大小,原本廚房外的後陽台被房東加蓋成廚房的一部份,因而讓廚房佔了整間房間的三分之一大。

  第一眼,我就喜愛上那廚房。面向後陽台天井的牆上開了一扇大窗,房間位於頂樓樓層,站在窗邊,就可以看見被天井框成一方風景的天空。

搬進新家的第一周,每晚都失眠的我,清晨時分便遊晃到廚房,坐在空蕩蕩的廚房地板上,望著窗外的天井等待天亮;每一日,我都會聞到一股溫暖的香味隨著天井的氣流飄進窗內,嗅著嗅著,我知道,那是純手工特製果醬的獨特味道。

  我的腦中,藏著這個既熟悉又讓人不敢回想的記憶。

  不自覺地沿著樓梯下到一樓,才發現一樓竟然是一間販賣水果及果汁的縱合商店,店名就叫做「果味」。

濃重的香味吸引寂寞已極的我推開大門,走了進去。

秋天的清晨,我走入果味。

  他就站在吧台後,手持湯匙不停地攪拌爐上的那鍋手工製果醬。

  「歡迎光臨!妳是剛搬到樓上的新房客吧?」

  「那是什麼果醬?好香啊!」

  「是蘋果果醬。我們的果醬都是手工製作,不添加人工香料,完全天然。要不要嚐一些?」

  他舀了些果醬在小碟子裡,再添上一隻小湯匙,然後,將碟子遞給我。

  這一連串動作流暢而自然,彷彿沒有可讓我拒絕的空間。

  「謝謝!」

  接過來之後,我嚐了一口。

  那濃郁果香中微微的甜與酸,溶化在我極敏感的舌頭上。好熟悉啊!

我的淚掉了下來。淚珠落在果醬上,淡淡地稀釋了寂寞與憂愁。

  他走到我身邊,將紙巾放在我前面的吧台上。

  「吃飯了嗎?要不要先吃點水果充饑?」

  我抬頭看他,才發覺他有一張酷似剛出道的郭富城的俊俏臉龐。不高卻結實的身體散發出善良及迷人的氣質。

  「有青蘋果嗎?我想吃青蘋果。」

  「有!妳很幸運,本店剛進了梨山的青蘋果,酸酸甜甜的,很好吃哦!」

  他動作迅速地從冷藏櫃拿了兩顆青蘋果,架在專業削皮機上,削去那青綠得十分漂亮的皮,再挖掉果核後切成八片,放在盤子上。

  十六片晶螢飽滿的蘋果片躺在盤子裡,送到我面前。

  「我…我叫黃力為,不過大家都叫我阿靓。妳也可以叫我外號就好。那麼小姐妳貴姓呢?」

  他的眼睛像一顆黑夜中最亮的星,對我閃耀著希望的光芒。

  「楊心飛。叫我心飛就好。」

  「以後妳可以常來我們店裡買水果,我會替妳處理好水果的。」

  「謝謝你!」

  酸甜的青蘋果在嘴裡咀嚼,不自覺地,我露出搬到那裡的第一抹微笑。

  看到我笑了,他也笑了,傻傻地。

 

  和阿靓聊開之後,我才知道果味這間特殊又溫暖的店,是由一對可愛憨厚的夫妻共同經營,朱先生與朱太太育有一男一女,這一雙兒女都是可愛又有禮貌的孩子。

  因為朱先生常常得到中南部批貨,因此聘請了一位店長──江成幫忙管理,而阿靓算是店裡的資深店員,自退伍後就在店裡工作,一晃眼都已經兩年多了。除了他們倆個之外,尚有四位輪班的工讀生。

 

  「心飛,看妳總是獨來獨往,妳的家人呢?」

  「別說這個了!」

  「哦!那…妳…妳以後每天都下來,我切好青蘋果,等妳來吃,好不好?」

  「嗯!」

  我點點頭,記憶深處裡的幽魂,彷彿就要竄出了!但是,我捨不得這種酸酸甜甜、幸福卻又悲傷的感覺。

 

  只是,那時我還不知道,這酸甜的滋味,將徹底改變阿靓的人生。而這無形的推手,竟是我捉摸不定的命運中、最黑暗的那一面!

 

 

連載小說      青蘋果   夏雪翼 著

青蘋果-1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00032

青蘋果-2  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38192

青蘋果-3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78167

青蘋果-4  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219327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雪翼 的頭像
夏雪翼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