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】

  

  自從阿靓說他每天等我下樓吃青蘋果之後,那一個禮拜,我每天中午起床刷牙洗臉之後,便先到巷子口的星巴克買一杯中熱拿鐵與洋蔥袋餅,再去阿靓店裡報到。

  「心飛,妳每天只喝咖啡,吃這麼少東西,身體受得了嗎?」

  如此過了數天,阿靓終於開口問我。

  「我也想多吃一點呀!」

  「妳是因為心情不好而吃不下飯嗎?」

  我知道阿靓關心我,他總是注意我吃得少、不說話、微蹙著眉頭。

  我怎麼能說?望著阿靓單純的身影,我想起自己的黑暗面,那陰鬱的天空下的惡魔,我不能讓牠荼毒如阿靓一樣的男孩。

  「如何才能讓妳的心情好一點呢?心飛。」

  「有你的關心,我的心情就已經好很多了!」

  我並沒有說謊,那時的我,的確是需要一份單純的關懷的。

 

  搬家後的第三個禮拜,終於接到他的電話。

  「妳想躲我到什麼時候?心飛,就算妳妥協了,妳有否想到我?妳曾說過妳愛的是我,如今,這句話還是事實嗎?」

  「江羽,這句話依然是事實。只是我……我輸了!我沒有辦法拒絕,那是我的命運。」

  掛了電話,我拔掉電話線、關閉手機,將電視、電燈全關掉,一個人躲在黑暗的房間,哭了起來。

  我知道再哭下去我的病會發作,但是我無法阻止自己悲傷。

  拋棄了自己最愛的人,只因為自己的軟弱與認命!我沒有資格為此哀痛,可是我覺得悲傷,為了自己卑鄙的理由悲傷。

  在尚未整理的行李中找不到噴劑,我越發喘不過氣來。沒有思考的餘地,只是單純地不想死,在還未見到江羽的最後一面之前。

  狼蹌地下樓,一步出公寓大門,缺氧的身體軟綿綿就要倒下。我感覺到一雙有力的手抓住我向下墜的身體,讓我依靠在他的懷抱裡。

  是誰?在我前往地獄的時候,現身拯救了我?

 

  已經記不清第幾次在急診室醒來。一樣的天花板、一樣的布簾、一樣的床單、一樣的白色醫生袍。

  一名年輕的女醫生看著我,面無表情地說:

  「小姐,妳知道自己有氣喘嗎?平常沒將噴劑帶在身邊嗎?」

  我虛弱地點頭。

  「妳能夠通知家人或朋友來照顧妳嗎?護士會幫妳打電話。」

  插著點滴針管的手臂疼痛不已,但清醒的大腦,卻更頭疼於該找誰來醫院?

  「妳的家人在台灣嗎?總不會連同學朋友都沒有吧?要不然請那位送妳來醫院的先生再過來一趟吧!」

  送我來醫院的先生?是誰呢?難道是阿靓嗎?

  我只能點頭。

 

  點滴滴完的時候,一個高瘦的身影出現在急診室裡。

  他走到我面前,在我模糊的視線中,似笑非笑地說:

  「心飛,我是阿靓的同事,我叫小凌。妳好點了嗎?我跟老闆請了兩個小時假,來接妳回去。」

  不是阿靓,他低沉而溫柔的語調,有一種特別的安心感,是別的男人沒有的。

  小凌攙著我的手臂,坐進計程車內。我靠在他肩上,突然明白了,那個救我的人,是他!

  「謝謝!」

  虛弱的感恩,他聽到了嗎?

  「妳該謝我們老闆跟老闆娘,他們也很關心妳,才准我假來接妳的。」

  「嗯!謝謝你們。」

  他伸出手摸摸我的頭,聲音裡蕩著會心的溫柔。

  「病人別說太多話!乖乖休息。」

 

  一直到我進入家門,小凌的手一直不越矩地攙扶著我。

  「妳一個人在家,可以嗎?」

  不記得我有沒有對他笑,但我點點頭。他放手讓我進門,然後等我轉身關上門。

  就在關門的瞬間,我看見他身上T恤的左肩部份,纏繞著幾根染成棕金色的長長髮絲。

  門關上了。我卻不知道,那幾根屬於我的髮絲,在不久的將來,會帶給小凌及我不同的命運。

 

 

連載小說      青蘋果   夏雪翼 著

青蘋果-1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00032

青蘋果-2  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38192

青蘋果-3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78167

青蘋果-4  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219327

創作者介紹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