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4】

  

  「妳好殘忍!心飛。」

  江羽滿身是血地在我面前倒下,驚恐的眼神讓我心慌。

  低頭一看,我雙手握著的利刃上,正滴落著鮮血。我殺了江羽?我親手刺殺了他?

  「不!我不是有心的!江羽,你別死!別拋下我一個人在這世上。」

 

  睜開雙眼,看到的是房間的天花板。

  我又做了那個夢。潛意識裡覺得我殺死了江羽的心。

  起床到廚房倒水喝,從廚房窗戶望見,深秋的上弦月孤零零地像是要勾住什麼似的發出淒冷的光芒。

  江羽現在在做什麼?跟我一樣望著同一輪月亮嗎?

 

  想起江羽。他走路時的悠閒姿態總讓人覺得時光過得緩慢,他笑的時候靦腆的表情總讓人覺得心情愉悅。他是那樣一個令人不設防的男孩,好像春天永遠躲在他身後,一不小心就要跳出來使旁人溫暖。

  愛上他,是如此的理所當然。

  那個乍暖還寒的初春夜晚,卡布其諾溫熱地飄在空中的香甜氣味,伴隨著江羽的低語和笑容,一起融化了我身體裡的冰。

 

 

  同個星期四下午,到醫院複診之後,我一路散步回家。一轉進巷子,我看見小凌手牽著一個漂亮女孩的手,走在離我十公尺的前方。

  他們走進水果店。遲疑了三秒鐘,我也跟著走進去。

  今天店裡有阿靓、另一工讀生阿偉及店長江成。按照他們店裡的工讀生值班情形來看,今天不是小凌的上班日。

  他們看到我走進去,全都熱情地與我打招呼,除了小凌和他的女朋友。小凌好像不認識我一樣,背對著我不回頭。倒是依偎在他身旁的女孩轉了頭,看著小凌不肯見到的我。

  「心飛,今天有加洲白葡萄,妳不是愛吃嗎?」

江成揚起手中那串晶瑩剔透的白葡萄,彷彿想轉移什麼地張揚。我笑了,配合他的好意回應。

「太棒了!能不能請你幫我剪好、洗好?我不太會處理這種麻煩的水果呢!」

「有什麼問題!替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。對不對?阿靓。」

阿靓默默地以眼睛示意我,那位長髮高挑的女孩,就是小凌的同學兼女友。我凝視著他的眼睛,質疑他的用意。

「阿靓,你怎麼了?想說什麼?」

「沒有,沒事啊!妳今天有去醫院拿藥嗎?」

阿靓心中的惡魔,難道已經開始孕育了嗎?我稍轉開眼,看到女孩不時往我這裡望過來。她不是個簡單的女孩,她的眼神,比小凌的更犀利。

這樣的情況,竟然讓我冷汗直冒。我知道,體內的惡魔喜歡這種複雜而混亂的情境,牠就要甦醒,破壞所有美好的事物。

「阿靓,我到外面等,你替我將葡萄拿出來。」

急急逃到店外,我大口呼吸新鮮的空氣,使盡力氣壓住那惡魔。

「心飛,妳怎麼了?妳不舒服嗎?」

循著阿靓關心的眼神望回自己,我竟在顫抖,因為精疲力盡而顫抖著。好累!每一次掙扎之後都好累好累!

就要跌倒了!阿靓反射性地伸出手想扶我。而我,也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臂,那隻結實而強壯的手臂。阿靓訝異地看著我。

接下來的畫面,讓我和阿靓一起跌進愛情的地獄裡。

淚水,從我眼眶滑落,我望著阿靓,將哭泣的臉埋進他的肩膀上。阿靓手中提的袋子掉在地上,葡萄滾出袋子,散了一地。他的另一隻手放在我背上,輕輕將我拉進他懷中。

嗅到阿靓身上淡淡的體香,那種未經污染的、健康的、陽光曬過的、混合水果自然清甜與洗碗精人工性的香味,複雜卻又單純的體香,鑽入我靈敏的鼻子裡。

猛然驚醒,我推開阿靓,為自己衝動而無禮的舉止感到羞恥與慚愧。我轉身奔跑,一路跑進我的套房內。

我是怎麼了?跌坐在地上的我,看著自己的手掌,竟好像看到雙手手掌上沾滿鮮血。

我殺了誰的心?

臉頰冰涼?淚?

我哭泣,為了什麼?

 

經過一夜無眠,我下樓到附近的麥當勞吃早餐。回來時,瞥見店裡只有小凌的身影,於是我走了進去。

「只有你在啊?」

小凌忙著打果汁,冷冷地看了我一眼。

「阿靓跟店長去進貨,沒那麼早回來,妳別等了!」

「我不是來等阿靓的。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」

「昨天你們在店門前那樣子,妳想,有可能不讓人誤會嗎?」

「我…我只是不舒服,阿靓…只是幫我。」

小凌凝視著我,眼神銳利。

「為什麼這樣看著我?昨天卻又不正眼瞧我。你想知道什麼?」

「昨天?我從頭到尾都看到妳做了什麼。而且妳也不必多做解釋。」

「我有說過要解釋嗎?…因為你女友,所以你不敢正眼看我?」

小凌從吧台走出來,站在我面前,笑著看我。

「妳又為什麼提到我女朋友?妳想知道什麼?心飛。」

他傾身靠近我,那雙凌利的眼睛就在我眼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。

「你愛你女朋友嗎?」

他的身體又恢復直立狀態。

「她,是我的責任。」

「也就是說,你不愛她了?」

「這個問題我沒必要回答。」

小凌的聲音,第一次失去原本浸沁著的溫柔。

「你跟她在一起很久了吧?會使用『責任』二字,就代表你跟她只剩下友情與習慣了。」

「妳一定要這麼尖銳嗎?」

「這是天性。」

「我跟小魚在一起四年,她是我最親的人。」

他又靠近我,冷冷地。

「不管我跟她之間有什麼,妳都不應該多問。」

「抱歉!」

小凌的頭髮又遮住他的眼睛,飄著一股洗髮精雜著煙味的奇妙味道。他的唇有點乾燥,泛著不健康的紫紅色。

「妳一夜沒睡吧?黑眼圈好深。」

他的唇,拒離我的唇只有五公分。我凝視著他深得近乎黑色的瞳孔,想從那地方找到其他東西。

「我怕做惡夢,不敢睡。」

「為什麼做惡夢?妳做了什麼會傷人的事嗎?」

他的瞳孔就在我的眼睛前,他的氣息就噴在我唇上。我沒有閉上眼睛,等著他來確定我、我瞳孔上映著的什麼東西。

他的唇意外地柔軟,雖然乾燥、雖然滲著煙味。但是他的唇輕觸到我的唇的時候,我的確感覺到他的吻,是認真的吻。

「為什麼不躲開?」

「為什麼要躲開?」

聽到我如此反問他時,他的嘴角確實綻放了一朵微笑。

「妳是一個殘忍的女人,心飛。」

「那就不要讓我傷害你。」

 

但是,小凌還是沒選擇逃開;他還是讓我傷了他。只是當時,我們都沒想到這傷害,會是如此地深。

 

 

 

連載小說      青蘋果   夏雪翼 著

青蘋果-1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00032

青蘋果-2  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38192

青蘋果-3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178167

青蘋果-4  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219327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雪翼 的頭像
夏雪翼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