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夜裡開始下起大雪,連下了幾天幾夜,李虎無法上山打獵,只好在家升火烤毛皮,製作箭簇、整修大弓。
  而馬蓮則在做完家務事之後,在房裡點上蠟燭、升起火盆,拿出針線與剪子,開始縫製兒子夏生的小斗蓬。她取出狐狸毛皮,剪去頭尾與四肢,共用了一張半的毛皮,外面是鵝黃色的棉布,領口露出些風毛,再縫上一顆扣子,就是一件溫暖漂亮的狐狸斗蓬了。
  馬蓮接著再修補李虎的舊衣裳,她特地下了一番功夫,將破損處修整得漂漂亮亮,又加厚了上衣與褲子的料子,再將舊夾棉背心補上棉花,使背心更顯保暖。然後製作李虎的護腕與護腿,和一頂新的帽子。
  當馬蓮為李虎修補破舊衣裳時,她的嘴角總是彎起一絲笑意,那是她從來未曾有過的感覺,與為丈夫縫製新衣不同,她手裡的衣服是李虎穿過的舊衣,撫摸著那舊衣上的紋理,她的心裡不斷泛起絲絲異樣情感,她不知道那是什麼?只是想快快修補好這些舊衣裳,她不願李虎再凍著身體出門幹活,她想讓李虎感受一些家的溫暖。
  溫暖?馬蓮腦中閃過一個念頭:說實在話,李虎有沒有感受到家的溫暖並不干她什麼事,對她來說,李虎理應是一個過客,暫時地住在她家旁邊,暫時地與她一同吃晚餐,說不住何時李虎又會捲起行囊,流浪到另一處山水肥美的地方,過著他的日子,忘記了她這麼一個女人。
  想到這裡,馬蓮胸中竟有些不捨?近來她胸口老是悶得慌,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壓得她喘不過氣來,她尚不明白,那是思慕一個人的感覺,而她思慕的對像不是丈夫,卻是李虎。
  她有時會停下手中幹的活兒,征征地望向遠方,她竟然沒有半分思念遠在省城工作養家的丈夫,而是不知所以地想著李虎與她相處的種種畫面,她開始有了心事,而這心事卻是不可以向任何人訴說的。
  馬蓮日夜趕製這些針線活,睡得不多,家務又繁重,熬得眼圈都泛起一層黑。晚上李虎過來吃飯,見到馬蓮的黑眼圈,心疼的想說些什麼,但他又不能說出些什麼,於是安靜地吃完晚飯,安靜地回家睡覺。
  夜裡李虎翻來覆去地睡不著,黑暗中睜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,想起馬蓮沒日沒夜地為他修補舊衣服,為的是讓他在這個冬天可以溫暖地過,他心裡陣陣溫熱流過,他李虎何德何能?可以遇到許多對他情深義重的好女子,而他又做了些什麼去報答她們?沒有,他沒有做任何事報答她們,只有好好活下去,才不辜負了那些女人對他的好。
  他一直希望可以安定下來,為自己、為他心愛的女人,如今他遇上了馬蓮,他幾乎可以確定她就是他想要的女人,可是他晚了三年,馬蓮已經是有夫之婦,他憑什麼要求馬蓮愛上他,對他死心蹋地?
  李虎幾乎一夜沒睡,他心疼馬蓮,想著自己與馬蓮之間的種種,那若有似無的情感,他不能夠當做那只是自己的幻想,他很想知道馬蓮怎麼想的,她對他,是不是也有心動的感覺?
  過了三、四天,大雪終於停了,天空卻還是陰霾不晴,李虎在晚膳時間到達陸家,發現蠟燭點亮了、火盆升旺了、熱茶砌好了,馬蓮在廚房煮麵,夏生睡的小竹床移到客廳來了。
  馬蓮將麵及蔥抓餅一一端上桌,笑著招呼李虎吃飯。這頓飯吃的安靜而迅速,李虎卻發現馬蓮一直都笑吟吟的,好像有什麼喜事要發生似的。吃完飯,馬蓮快快地收拾碗筷,抹淨桌子,然後進房,出房時手上捧著一疊衣物,馬蓮將衣物放在桌上,笑著對李虎說:
  「李當家,我將你的衣服都修補好了。另外,我用剩下來的布料與狐狸毛皮為你做了新的護腕、護腿和新帽子,你瞧瞧。」
  馬蓮拿起那疊衣物的最上層,一雙藏青色四周鑲狐狸毛的護腕、和一對同樣顏色料子的護腿,以及一頂藏青色帽沿接狐狸毛再接一條狐狸尾巴的帽子,細看那作工,線腳整齊綿密,針活兒精巧無縫,的確是用心縫製的好東西。
  馬蓮輕聲說:
  「李當家,你要不要去換上補好的衣服?你身上那套就留下來讓我補好吧!」
  李虎點點頭,馬蓮便另點了一隻蠟燭,引李虎走進臥室,將蠟燭及一疊衣物放在桌上,便關上門出去了。
  李虎看著那些衣裳,臉上不禁流露出輕輕的笑意,這是馬蓮的一番心意,他不可能不動心。他開始動手解開護腕、護腿,扯開腰帶,脫下背心及衣褲,再將馬蓮修補好的衣服穿上身。
  衣裳一上身,李虎就可以感受到衣料的厚度增加,原來馬蓮特地照原來的短衣尺寸裁下一件布料來,再密密地照原衣縫上,使得衣裳增加厚度,更加保暖不透風;褲子也是一樣手法增加厚度,穿起來便不再感到寒冷。李虎再套上夾棉背心,發現背心中夾的棉絮變厚變密,這也是馬蓮特意加上去的。
  李虎感受到馬蓮縝密的心思及她體貼的用心,心裡一陣陣熱意竄起,再細看那原先破損的地方,都貼上一層顏色相近的布料細細縫過,而容易磨破的手肘、膝蓋處,更是貼上兩層布料增加厚度,再在上頭繡了一張黃斑虎臉,精巧似真,與李虎的名字不謀而合。
  李虎的內心感動不已,馬蓮的用心到了盡頭了,她為他所設想的一切都那麼不著痕跡、卻能夠萬分打動李虎的心。
  李虎緊緊綁上護腕、護腿,再戴上帽子,覺得從頭到腳煥然一新,他走到五斗櫃上的銅鏡前,望著鏡子裡的自己,發現臉上那一大片落腮鬍在新衣物裡顯得格格不入,便從護腿裡抽出小刀,就著銅鏡細細刮去那些鬍子,露出他原本的五官來。
  李虎穿戴好一身衣物,走出房間,羞赧地朝馬蓮笑著。馬蓮一回頭,赫然看見身著一身新行頭的李虎,竟刮去他的落腮鬍,露出原該有的英俊面容,襯著她用心縫製的衣物,顯得英姿煥發、英氣逼人。
  馬蓮聽見自己心跳得又快又大聲,她想一直凝視李虎的身形與臉孔,卻又怕李虎會胡思亂想,只得別過頭去,再瞥一眼李虎,臉上不自覺羞紅了臉,她伸手按住胸口,淺淺笑著,以她最溫柔的聲音輕輕地對李虎說:
  「你這樣子,真好看!」
  李虎的心劇烈地跳著,他看見馬蓮礙於禮教而不敢正眼瞧他,他不知道馬蓮想些什麼,卻明白馬蓮對他的稱讚是真心真意的。她是真的覺得他好看,她是真的想要他像現在一樣是個有女人照料的模樣。
  他與她沒有進一步的舉動,只是眼神偶而交會幾次,但兩人眼中的溫柔卻足夠表達自己的心意,時間好像一直停留在這一刻,這一段幸福滿足的一刻。
  此時夏生突然的啼哭震醒兩個人,馬蓮忙抱起夏生拍背,而李虎則是坐在板凳上,將桌上冷掉的茶一飲而盡。
  待得夏生的哭聲漸歇,馬蓮抱著夏生,輕聲對李虎說道:
  「夜深了,還請李當家早些歇息。」
  李虎明白他和馬蓮之間有一道永遠跨不過的鴻溝,那便是道德倫理。儘管他跟她之間好似產生情愫,卻不可以將心事說出口,告訴對方自己是動了心,這是不被世俗道德所允許的,李虎深諳此事之嚴重性,他不願再度失去心中所愛,只好將滿腔情意深藏,不讓馬蓮知曉他已經喜歡上她。
  他相信馬蓮也是如此想的,她不會壞了自己的名節,至今她所做的一切都尚在合情何合理的範圍之內,她沒有越矩、也沒有輕浮,她只是默默地做著讓李虎生活舒服的事情,從不會多說一句不該說的話。她知道左鄰右舍在看著,她知道好事之人在監視著,因此她也將那異樣的感情深埋心中,不讓李虎知曉。
  李虎起身告辭,馬蓮將她為李虎做縫製的衣物以一方大帕包起來,讓李虎帶著回家。
  李虎走出陸家門外,轉身與門內的馬蓮對望著,他們都知曉再這樣下去會破壞好不容易建立的和諧,只能向對方說句:
  「再會。」
  陸家大門關上,李虎懷著無處可洩的情感看著那兩張門板,門外是白雪覆蓋的一片蒼茫,李虎站了好一會兒,才意興闌珊地走回家,也關上自家大門。

 

 

連載小說  山水  夏雪翼

山水1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285372

山水2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31209

山水3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57981

山水4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96072

山水5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471865

山水6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28877

山水7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60689

山水8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615316

山水9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773653

山水10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1939

山水11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2227

山水12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034

山水13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130

創作者介紹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