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過了五六天,馬蓮兩天殺一隻雞、三天去趟城裡抓藥買魚,一天三餐給李虎熬粥煮湯煎藥,送到李虎家餵他吃下,照顧得李虎無微不至。
  這天一早,馬蓮見李虎傷口癒合了大半,臉上氣色也顯得有血色,給她一天三餐調理的身體也胖了些,便想要為李虎剃頭擦澡。
  她問了李虎可否,李虎倒也爽快答應。馬蓮馬上打水倒入大鐵壺燒水,然後回家裁好新的乾淨棉布與棉布條,又帶上往常替丈夫剃頭時用的圍巾與剃刀,然後到李虎家做準備。
  她先將房間裡的火盆加上木炭燒得極旺,使得房間變得十分暖和,然後將大鐵壺裡煮沸的熱水倒入木盆裡,再加上些冷水調和溫度,然後端著木盆進入李虎房間,此時李虎已經可以自己起身下床,他見馬蓮忙著為他做準備,心知袒身讓馬蓮見的時間到了,於是自己脫下身上的衣服,裸身背著馬蓮站著。
  馬蓮將所需物品都拿進房間,見到李虎已裸著身子,便羞紅臉著將板凳移到木盆旁邊,輕聲對李虎說:
  「請坐到板凳上吧!我先幫你剃頭梳髮紮辮子,再替你擦身。」
  李虎聞言即背著馬蓮坐在板凳上,馬蓮將圍巾圍上李虎頸間,然後解開李虎辮子的綁繩,輕輕地舒開李虎的辮子,李虎的頭髮烏黑有光澤,髮質硬而粗,顯示李虎是個生命力極旺盛的人。
  馬蓮拿起剃刀,從李虎的髮際邊緣輕輕往後刮,剃刀在李虎頭上滑過,鋒利的刀鋒一過即刮去他頭上的髮渣子,馬蓮快速且輕巧地剃完李虎前頭的頭髮,然後以乾棉布拭去髮屑,之後以木梳沾水輕柔地梳齊李虎的後髮,然後以巧手快快地紮起辮子,最後以新的紅絲線在辮子尾繞圈綁緊,李虎的頭髮變得乾淨整齊,看來令人順眼多了。
  剃完頭後,馬蓮怕水溫轉涼,便加快速度解開昨日早上為李虎包紮的棉布條,取下覆在傷口上的棉帕,然後將乾淨的棉布浸入熱水裡再擰乾,輕輕地擦掉敷在傷口上的藥膏,只見傷口已結痂,李虎在活動身軀時也不再感到痛,看來傷已好了許多。
  馬蓮再擰乾熱棉布,力氣稍重地擦拭李虎的背、手臂、胸口、腹部,馬蓮的手輕輕撫過李虎精壯結實的身體,她緊張地脹紅臉,額上微微沁出汗珠,可是她的手不能停,她不要讓李虎感覺她是在輕薄他的身子,即使李虎已閉上眼睛不敢再看馬蓮的臉,她也不想讓自己的慾望流露出來。
  整個房間充滿著一種奇異的氛圍,空氣溫暖而滯厚著,兩個人都不言語,沉默中卻可以聽見彼此的心跳,只有棉布被擰乾時滴落的水聲不時發出聲響,他們可以聞到空氣中飄著李虎的體味及藥膏的味道,一股平時不會出現的香味流動在停止的空氣中。
  馬蓮擰乾熱棉布,開始擦拭李虎的大腿與小腿,最後擦乾淨李虎的雙腳,卻始終避開李虎的私密部位。馬蓮慢慢將將棉布浸入熱水裡,在水裡揉了揉棉布,遲疑地不知該怎麼辦?眼見水溫已漸漸轉涼,她卻還未能擦乾淨李虎全身。此時李虎似是察覺她的疑慮,低低地開口說話,打破沉默。
  「剩下的我來吧!你將擰乾的棉布給我,你轉過身去吧!」
  馬蓮聞言即擰乾棉布,然後交給李虎,再轉身背對李虎。時間一點一滴流動,馬蓮開始幻想李虎手拿棉布擦拭他的私密部位的畫面,然後滿面通紅,汗水從脖子滑落;李虎擦拭著自己的私處,亦想像馬蓮現在正在想些什麼?孤男寡女共處一室,李虎還裸著身子,雖然只是單純地一人替另一人擦澡,卻已觸動情色的意境,李虎也不禁脹紅了臉,那話兒慢慢地燥動起來。
  李虎急忙將棉布丟進木盆,趕緊取來褲子穿上。馬蓮聽到水聲盪漾,即回過頭去,當她回頭之後,只見到李虎已穿上褲子,仍裸著上半身,坐在炕上低頭不語。馬蓮將木盆端出去,擰乾棉布,倒掉木盆中的水,然後回到房間內,對李虎柔聲說道:
  「我幫你上藥包紮傷口吧!」
  李虎順從地讓馬蓮為他上藥包紮傷口,然後穿上衣裳,躺在炕上,蓋緊被子。馬蓮表示要回家看看孩子、做完家事,中午再過來。李虎點頭默許,卻仍不開口與馬蓮說話。
  待馬蓮離開之後,李虎終於鬆了口氣,卻又忍不住想起剛才擦澡時的情形,他的身體可以感受到馬蓮雙手的撫摸,雖然是透著一層棉布,但他的身子的確是讓馬蓮摸了個透。他想起馬蓮遲疑著不敢擦拭他的私處,因為馬蓮從未看過第二個男人身體的矜持,他不知道馬蓮有沒有想過要試試碰觸他的私處?
  空氣仍是溫暖而厚重的,李虎想著想著不禁呼吸急促了起來,他已陷入自己的幻想中,不能自己;他的那話兒硬起來了,他忍不出伸出右手去握住,然後自瀆起來,當他感到最爽快的時候,他的眼前浮現馬蓮的如花笑靨。
  馬蓮回到家後,依舊吃了剩下來的生魚粥,然後進房奶孩子。當馬蓮一隻奶子露在衣裳外,孩子緊緊吸允她的奶水時,她想起李虎光裸的身體,那不斷幹活兒鍛練出來的身體,一塊塊肌肉緊繃著生命力,她想到自己已將李虎的身子摸了個透,那緩緩流動的情慾不斷地纏繞著他們倆,她想知道李虎有沒有幻想過她的身體?想要她去觸碰他最私密的地方?
  馬蓮想著想著不禁心煩氣燥起來,覺得房裡悶熱不透氣,急忙奶完孩子後打開窗戶,窗外冰冷的風一陣陣吹來,馬蓮這才清醒過來,暗罵自己不該有那樣的念頭。

  又過了五六日,距離李虎遭虎吻的那天已過了半個月,李虎已經可以自由在家裡行走,甚至左手也可以用力提些重物,傷勢可以說將近痊癒,傷口上的痂已經脫落,露出紅紅的疤痕,這兩天也沒再上藥包紮了。
  馬蓮還是每天燉了雞湯、熬了粥、煎了藥送過來,她還將李虎當做一個受傷的人,每天仍細心地照料李虎飲食起居,讓李虎好生欠疚。
  這天早上李虎自己吃了粥、喝了湯、再喝藥湯,他坐在炕上望著馬蓮收拾東西,終於開口說話:
  「這半個月讓你費心照料,真是辛苦你了。你為我買藥買魚又殺雞,一定花了許多銀兩,過幾日我將存下來的皮草都拿到城裡市集上賣掉,掙一些錢還給你吧!算是報答你這些日子的照顧。」
  馬蓮收拾好東西,嘆了口氣,坐在板凳上,回應李虎:
  「我照顧你是心甘情願的,沒人逼我這樣做,我不需要你掙錢報答我,只要你傷口痊癒、健康平安就算是對我最好的報答了!」
  李虎聽聞此番說話,心知這是馬蓮表露情意的最大極限,因為這十幾天來的朝夕相處,她已經明白了他對她的心意,但她無人可訴自己的心聲,只能將一番情意化為調理那些湯湯水水,讓他吃下她親手烹煮的一番心意。
  李虎低下頭,幽幽說道:
  「我明白你的心意,可是我不想要你辛苦勞累!我…我會心疼的。」
  馬蓮聽完,鼻頭一酸、眼圈兒發紅。這是她第一次聽到李虎說出會心疼她的話來,她的一番苦心並無白費,李虎是關愛她、疼惜她的,她感動得簡直想大哭一場,但她不能在李虎面前哭,她知曉李虎內心對她有歉意,她若在李虎面前哭,李虎將會有多難堪?
  於是馬蓮站起身子,提起竹籃說道:
  「我先回家了!還有好多事等我去做。」
  然後她便快步走了出去。李虎見馬蓮離開,他便躺了下來,征征地想著該如何報答馬蓮一番心意。
  馬蓮離開了李虎家,跑著回到了家,關上家門,坐在板凳上,將忍了多時的情緒發洩出來,她趴在桌上大哭,卻又盡量不哭出聲來,委曲地掉著眼淚,心頭揪著,想起李虎的神情說話,她情緒複雜地落淚。她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,她原來是那種愛上了便全力以赴的人,她只想對她愛的人好,卻不求愛人有所回報。可是李虎偏和她是同樣的人,他心裡想的盡是如何對愛的人好,從來未曾想過自己將會有如何遭遇。
  他倆的愛情註定是多桀不順的,但他們已經愛上了,便不會再在意世人是如何看待他們,她柔情似水、他頂天立地,他們遇到對方怎能不相愛?
  此時馬蓮聽到敲門聲,她趕緊擦掉淚水去開門。一開門便見到高叔高嬸兩夫妻,似笑非笑地盯著馬蓮看,馬蓮忙讓高氏夫妻進到廳內,就要去泡茶款待客人。但高叔忙道:
  「陸家娘子你別忙,咱們說完話就走。」
  馬蓮只得坐在一旁,陪笑道:
  「高叔高嬸今天怎麼有空過來?是村裡有些新鮮事兒要告訴我,還是你們家辦喜事呀?」
  高叔挑了挑眉,直接開了口:
  「咱門兩口子是來問問關於李當家的事。陸家娘子與李當家是鄰居,當初又訂了口頭協議:李當家每月付銀子請陸家娘子每日料理他兩餐。我想,陸家娘子對李當家的事一定多有知曉才對。」
  馬蓮心中暗道不好:該來的遲早要來。
  「不知高叔想知道李當家什麼事?」
  「我聽得人說,半個月前有人親眼目睹李當家混身是血讓馬馱著回到家。敢問陸家娘子是否知道這件事情?」
  「沒有錯!半個月前李當家確實是上山打獵時遭遇猛獸攻擊,受了傷回來,我看他傷勢不輕,便幫他到城裡買治傷藥,並且買了些魚啊豬肉熬些湯水給他補身。當然這些開銷李當家都給了銀兩交待我去辦。」
  「不知李當家可是傷在何處?」
  「大腿處。」
  「所以換藥之事他可以自己理得?」
  「是的。我每日只是煎藥熬湯並煮碗麵送過去給他飲食,隔三日便為他跑腿到城裡買藥買葷食。」
  「可是我每日經過陸家,時常聽見夏生啼哭,進到你屋內卻不見你人影,這可就奇怪了?」
  高嬸在旁忍不住開口說出她的疑問,高叔聽了便也點點頭,想是贊同妻子的疑問。
  馬蓮知道高氏夫妻是所有鄰居之中最好管閒事的,為了李虎受傷的事,背地裡不知講了她跟李虎多少風言風語?她明白此刻是最重要的關鍵,她得頭腦清楚地好好交待,才不會讓村裡人懷疑她與李虎之間是否有茍且?
  「這半個月來,我每日三餐幫李當家煎藥熬湯煮麵,做好便立即送過去給他,每次他換好藥,便請托我幫他清洗包紮傷口的布料與布條,我見費不了多少功夫,便也幫他這個忙。
  李當家見我幫了他不少忙,便也承諾我待得他傷勢痊癒,就給我一筆賞錢和一些皮草,我看在錢的份上,才幫他做這些事。當初李當家與我曾有口頭協議,他付錢讓我照料他一日兩餐,高叔就在旁聽得清清楚楚,還為我們這協議做了證人,不是嗎?
  有時我見送飯過去不多花時間,便不帶上夏生一起去,讓他甜甜地睡上一覺,不想他有時醒來不見我在旁,便放聲啼哭起來,讓高嬸不小心聽見,倒是讓你笑話了。」
  馬蓮臉上泛著一層冷冷的微笑,有條有理地講清楚她與李虎之間的互動,說得她照顧李虎全是為了李虎給的打賞錢,說得她與他之間只有不親不淡的鄰居情誼,一切只是因為當初的口頭協議才使她馬蓮去為李虎做這些事情。
  高叔聽得馬蓮清楚交待了她與李虎的互動,姿態便也放低不少,笑著說:
  「就因為我是你們當初那協議的證人,我才有責任將陸家娘子與李當家的清白弄得明白,不要白白被其他好事之人渾說了許多風言風語,咱今日來與陸家娘子說個清楚明白,便可以將那些流言蜚語堵了回去。
  陸家娘子你也別怪罪咱們,李當家受傷之事未曾好好地向村人講清楚,才惹來這些瘋話,陸家娘子的名節才是最重要的,千萬不可輕易毀了去。你說是不是?」
  馬蓮勉強擠出更大的笑容,回應高叔:
  「這還得多謝高叔替我想得周到,我一時糊塗,差點被好事之人陷害,以後就有煩高叔高嬸多為我辯白一番,以保全我與李當家的名節。」
  說完馬蓮趁勢往高叔一揖,唬得高氏夫妻忙站了起身,扶起馬蓮,口中不停說著「不敢不敢!」。
  如此折騰了一番,高氏夫妻忙告辭離開,推卻馬蓮欲留他們吃午飯的邀請,一溜煙便走得不見身影。
  高氏夫妻走了之後,馬蓮頹喪地坐在板凳上,兩眼發直,腦中思緒紊亂。高叔高嬸都找上門來質問她,村中的流言蜚語更是不知道流傳成什麼樣兒?在這種時期,她還能與李虎一起愛著、一起走下去嗎?
  馬蓮中午沒送餐過去李虎家,她只是胡亂想著將來跟李虎要怎麼過下去?他們該如何衝破世俗的規矩與禮教的限制?她想著該如何跟丈夫合離?她想著能不能帶著夏生離開?她想了很多,但她卻又清楚知道所有的答案都是不可能的。憑她與李虎之力,又怎能離開這個貌似人情味濃、實則鄉規甚嚴的地方?她想盡任何方法都想不出一條好辦法。

 

 

 

連載小說  山水  夏雪翼

山水1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285372

山水2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31209

山水3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57981

山水4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96072

山水5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471865

山水6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28877

山水7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60689

山水8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615316

山水9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773653

山水10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1939

山水11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2227

山水12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034

山水13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13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雪翼 的頭像
夏雪翼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