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虎見馬蓮不曾接話,不禁先開口說話:
  「陸家娘子,可否請你帶我到你家雞寮看看狀況?」
  馬蓮回過神來,忙帶著李虎出門到雞寮外,指著被動物刨出的大洞,氣憤地又委曲地說:
  「昨天早上我起床之後便看到雞寮地上被刨了個洞,心想是狐狸或土狼來獵食我的雞,我已用麻袋裝土補了那個洞,想不到今天一早起來,竟被刨了個更大的洞,雞被咬死了七八隻,你看,地上並無雞的屍體,肯定是那些畜牲拖回山上吃了。」
  李虎舉起右手示意馬蓮別再繼續說下去,自己蹲下身子仔細察看那個洞,不一會兒又站起身在院中嗅聞起來,走走停停,馬蓮和高叔只得沉默地看著李虎的行動。
  過了一陣子,李虎觀察完畢,便向馬蓮說道:
  「陸家娘子,這兩次刨洞吃雞的畜牲是狐狸,大約有四五隻,我也找到牠們來往的路徑,你放心,我會在你家周圍設下陷阱,並幫你補強雞寮,以免將來再有畜牲來偷食你的雞。」
  馬蓮聽聞李虎這番話,喜出望外,趕緊向李虎欠了身,嘴上說道:
  「李當家,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會報答,此番先謝過你。」
  李虎隨即和高叔商量,請高叔幫忙,借推車到村西的河邊撿石塊。兩人去了良久,終於拉著一車石塊回來,每一塊石頭都有兩塊磚頭一般大。
  李虎又請高叔幫忙,將雞寮木板下的土地全挖起來,再將石頭一塊一塊地整齊鋪在木板底下,然後再將土填回去,如此加強雞寮底的牢固性,就算日後那些狐狸或土狼再來刨洞,也會因為石塊抵擋而放棄獵雞。
  之後李虎回家提了幾只鐵籠和木材過來,在陸家四周怖置四個陷阱,李虎已掌握狐狸來往的路徑,因此將鐵籠半埋在土中,在鐵籠內放了生雞肉塊,只要狐狸走進籠中吃了生肉雞塊,鐵籠唯一的門就會立即關上,如此狐狸便中了陷阱。
  當男人在勞動的時候,馬蓮也在廚房裡勞動。她揉著麵團,摔打麵團使空氣跑出來,然後醒了麵團,再將麵團一分為二,一半製作成麵條,另一半製作成蔥抓餅。
  此時天色已晚,待李虎與高叔做完所有的事,馬蓮忙招呼二人進屋坐下,廳裡已升起火盆,桌上點起蠟蠋。馬蓮隨即泡了熱茶奉上,然後開始烙餅、下麵,一會兒,馬蓮陸續端來三碗麵和十幾張餅,並且煎上兩顆荷包蛋,讓桌上菜餚更為豐盛。
  李虎和高叔已勞動一下午,肚子早餓得發出聲響,不等馬蓮坐下,兩人便狼吞虎嚥起來,將大碗公裡的湯麵吃個精光,再伸手去拿餅吃將起來,高叔望著那兩顆荷包蛋,貪婪地嚥了嚥口水,李虎見狀,忙向高叔說道:
  「高叔你幫我一下午,辛苦你了,這兩顆蛋你吃了吧!我已經飽了。」
  高叔聽得李虎這番說話,忙不更迭地將盤子裡兩顆荷包蛋都吞下肚去,然後以袖子抹了抹嘴,心滿意足地喝起熱茶來。
  馬蓮此時才將麵吃完,開口向兩個男人道謝:
  「李當家、高叔,今天真的太感謝你們了!改天我一定會送上薄禮報答你們。」
  高叔連忙推辭:
  「陸家娘子你此番言重了!咱們都做鄰居十幾二十年了,互相照應是理所當然的,更何況你當家的出了遠門,我們這些鄰居更應該多照應你,千萬不用送禮,會折煞我們的。」
  但李虎卻微笑著,喝了一口茶之後,才慢慢地說:
  「陸家娘子要報答也行,平時我大都在市集上買些乾糧裹腹,偶而打了幾隻兔子山獐才剝皮烤來吃,我一個大男人不會料理食物,身邊也沒個女人照應,市集上賣的乾糧也已吃膩,實在很想吃點家常菜,所以我想……請陸家娘子為我張羅我日後的伙食,幫我烙些餅讓我上山打獵時裹腹,待我打獵回來幫我下碗麵讓我吃到熱食,如果能多放些白菜蘿蔔那更好。當然我不會白吃你的,我會給你錢當做我的伙食費。」
  李虎伸手進懷裡拿出一錠一兩銀子,放在桌上,馬蓮沒敢馬上答應,她怕孤男寡女在一屋裡吃飯會招惹閒言閒語,便望向高叔。高叔當然明白馬蓮顧忌的是什麼,便開口打圓場:
  「陸家娘子你這個恩是該報的,既然李當家願意付錢請你包他伙食,你何不答應了他,只要將大門打開,你倆光明正大的,怕什麼人說閒話?更何況有我作證,李當家是真金白銀請陸家娘子包伙食,裡頭並沒有私情存在。你們說,這下是否屬實?」
  李虎和馬蓮同時點頭,馬蓮感激地再望向高叔,向他點了點頭。李虎則是爽快地說:
  「那就從今晚開始算起,這一兩銀子夠了吧?」
  馬蓮忙回答:
  「夠了夠了!咱家也沒有大魚大肉可以供李當家吃,每天只不過是幾張烙餅和一碗麵,這一兩銀子還太多了呢!」
  「好!那麼我明天一早過來看看情況如何,就先告辭了!」
  馬蓮不再挽留李虎與高叔,送他們出了大門口,便關上大門收拾碗盤。
  此刻馬蓮終於感到安心,在洗碗時不禁哼起她所知道的小曲,她覺得李虎是一個可以依靠的男子,一想到李虎的身影,馬蓮竟然微微笑起來。當晚馬蓮放鬆下來,便感到疲累,奶了孩子之後便沉沉睡去。

  第二天天剛亮,馬蓮就聽到院子裡有腳步聲走來走去,她忙起床穿上外衣,打開大門察看狀況。她仔細一看,發現在院中行走的身影是李虎,連忙上前詢問:
  「李當家,昨晚還有狐狸來嗎?陷阱是否抓到了狐狸?」
  李虎帶著馬蓮去看昨天埋設的陷阱,裡頭果然關著一隻不斷掙扎的狐狸。馬蓮鬆了一口氣,笑著對李虎道:
  「真是太好了!果真抓到狐狸了!」
  「昨晚那些狐狸又來了,卻不小心中了我的陷阱,總共抓到兩隻狐狸,其他的逃走了,我想短時間之內那些畜牲不會再來了。」
  李虎帶著驕傲回應馬蓮,然後將鐵籠中的狐狸抓出來,一刀割斷喉嚨,了結了兩隻畜牲。
  馬蓮看著李虎處理狐狸,心裡生出一股複雜的情緒,殺了那些狐狸固然可以洩心頭之憤,但看著活生生的動物死在眼前,還是會憐憫萬物的無情。
  「李當家,那兩隻狐狸待會兒再處理吧,我想你還未吃早餐,何不先進屋洗手休息,我去烙些餅給你吃。」
  李虎點點頭,跟著馬蓮進屋洗手,然後幫著馬蓮將火盆升起火來。馬蓮將昨天先做好的蔥抓餅麵團取出,迅速地烙了十二張餅,端上桌後,她又泡了熱茶給李虎斟茶。
  李虎什麼話也沒說,只是吃著餅喝著茶,馬蓮坐在對面,也默默吃著餅。兩個人的視線並無交集,只有偶然交會了對方眼神,他們會刻意躲開彼此。
  李虎吃飽後,喝光杯中熱茶,以袖子擦嘴,然後對馬蓮說:
  「陸家娘子,我去處理那兩隻畜牲,你忙你的。」
  馬蓮安靜地點了頭,李虎便走向院子,將兩隻放完血的狐狸翻過身,取出小刀,從狐狸腹部中間劃了一道口子,然後熟練地剝著狐狸皮,迅速地將狐狸皮肉分離,過了不久,便取出兩副漂亮的毛皮來,他取水來將毛皮上的血水污泥仔細擦乾淨,然後吊在陸家門口的屋簷下。
  李虎走向廚房,對著馬蓮說道:
  「陸家娘子,我處理好狐狸了,毛皮就留在你家,這些狐狸肉又騷又腥,我帶回家給我的狗吃了罷。」
  「李當家,這樣不妥,狐狸是你抓到的,理應毛皮你一同帶回家去才對,你也有你自己的營生啊!」
  「沒關係,我不缺那兩張毛皮,狐狸毛皮風乾十天半個月即可使用,你可以為你兒子縫製衣裳。」
  眼見李虎相當堅持,馬蓮也不好再推讓,只得吶吶地說:
  「李當家,謝謝你啊!」
  「我先回去了,午膳時間我再過來。」
  馬蓮走出大門,望著吊在屋簷下的狐狸毛皮,心中開始盤算:待毛皮風乾之後,她打算為兒子夏生縫製一件斗蓬,讓兒子可以溫暖地過這個冬天。
  之後馬蓮背上孩子,提著一整個木桶的衣服到村西河邊洗衣服。由於這幾天事多人忙,因此累積了不少衣服沒洗,當馬蓮洗完衣服時已至中午。馬蓮驚覺時光飛快過去,連忙趕回家去,一進院子,便見到李虎在大門前徘徊,馬蓮馬上放下木桶,開門讓李虎進廳。
  「不好意思!李當家,我到河邊洗衣服忘了時間,你先在廳裡坐著歇會兒,我馬上去煮麵。」
  馬蓮進房將兒子放進竹床,便匆忙地先泡壺熱茶給李虎,再到倉庫裡的地窖取出蘿蔔與白菜,在竈下生火熱鍋,然後將蘿蔔洗淨切塊丟進鍋裡,再將白菜切成三份,將菜梗部份也丟進鍋裡,然後開始煮麵,待麵煮好了,才將白菜葉丟進鍋中燙熟,然後將鍋中的湯水澆在碗公裡的麵上,再將蘿蔔塊與白菜葉鋪在麵上,最後舀上一匙由蔥、蒜與辣椒加上醬油、鹽快火炒好的醬料,當作整碗麵的調味。
  當麵端上桌,李虎聞得出這碗麵與昨晚的麵有所不同,那醬料又香又辣,由蘿蔔與白菜梗熬的湯頭芳香清甜,李虎吃了一口麵,立即明白這碗麵是馬蓮精心庖製的,與之前應付高叔所煮的麵相差非常多。
  李虎吃完那碗麵,身體與心頭都暖了起來,他見馬蓮匆匆扒了幾口麵,聽得孩子哭聲,便進房奶孩子,奶完孩子再出房匆忙吃完麵,然後趕到院中快速地將洗好的衣服晾在竹竿上,又馬不停蹄地進屋收拾碗盤,將冷掉的茶倒掉,再泡壺新的熱茶端上桌。
  李虎見狀,忍不住出聲勸馬蓮:
  「陸家娘子,你也忙了這半天,先坐下來喝杯熱茶歇會兒吧!」
  馬蓮額上冒出汗來,她從袖中取出手帕擦擦汗,對李虎微微一笑,說道:
  「不!我還不能休息,待會兒還要做送給高叔的禮物,李當家有事便先忙吧!」
  「嗯,那我再去做幾個新陷阱。」
  之後兩人便各自去忙自己的事。李虎很快地埋設好新陷阱,然後回到陸家,輕輕地走進屋內,他想看看馬蓮做了些什麼給高叔當禮物。
  只見馬蓮在廚房的木桌上和麵、揉麵、甩麵,一個女人抬著十幾斤重的麵團摔在桌上,再用力揉著麵團。她的額頭不斷冒出汗來,她也來不及拿手帕擦,只是舉手用袖子拭去汗水。
  馬蓮將麵團分做三份,一份參進蔥揉製成蔥抓餅,另一份捏成十幾團小麵團,揉製成饅頭 形狀,第三份用麵桿子桿成一大片餅,再以菜刀切成麵條。廚房裡的兩口竈都升起火,一只乾鍋放了豆油準備烙餅,另一只鍋子上放了蒸籠,準備蒸饅頭。待鍋子都熱了,馬蓮先將饅頭放進蒸籠蒸,然後再開始烙著餅,待得餅都烙好,蒸籠裡的饅頭也蒸好。
  馬蓮此時才坐在板凳上歇一歇,拿出手帕好好地擦乾汗。待馬蓮欲進廳裡拿竹籃子時才看見李虎,她不禁唬了一大跳。一邊想著剛才自己有沒有做出不雅的動作,一邊征征地問李虎道:
  「李當家,你進屋好久了嗎?怎麼不叫我一聲?」
  「我才剛進來,你去忙你的事,我坐會兒。」
  馬蓮尷尬地笑笑,取了竹籃進去廚房,將剛做好還熱騰騰的餅與饅頭各放十個在盤子上,再放進今早拾的雞蛋十枚,然後進房內取出兩只前陣子她才縫製好的荷包,一只繡著魚戲蓮花,另一只繡著富貴牡丹。將荷包放進竹藍之後,馬蓮走到廳中向李虎說道:
  「李當家,我拿禮物去給高叔高嬸,你在廳裡再坐會兒,我很快回來。」
  「你去吧!我自己會理得自己。」
  馬蓮出門前自咐這些東西夠高叔一家五口了,她所縫製的衣服荷包是出名的精巧,送給高叔應該不會失禮。然後她才出了門,到高叔家去。
  馬蓮出門之後,李虎心中模模糊糊地生起一股情緒,他開始敬重馬蓮這個勤快賢淑的女子,卻又心疼這樣一個弱女子必須獨自扛起一家子的起居飲食,心疼她養來下蛋養家的母雞被狐狸獵食,當時她的心一定像被撕裂一般痛吧?李虎又想起中午吃的那碗麵,甘甜妙香的滋味讓他無法忘懷,他一生之中也吃過不少珍饈奇饌,卻怎麼都比不過馬蓮精心為他所煮的一碗麵。
  馬蓮帶著滿滿一竹籃的禮物來到高叔家,開頭先說了幾句客套話,當她一一將烙餅、饅頭、雞蛋與荷包取出放在桌上時,高家一家五口紛紛亮了眼睛,高叔高嬸說了幾句推辭的話,卻又喜孜孜地收下禮物,並對馬蓮說下次有難必會相助的話語。高嬸又端出熱茶給馬蓮喝,請教馬蓮如何將荷包圖面繡得精細些。
  待到天色已晚,馬蓮想起李虎還在她家廳中等著,便急急告辭高嬸留她吃晚飯的美意,一心想著回家為李虎煮頓晚餐。
  當馬蓮回到家,發現李虎已升起火盆,點亮蠟蠋,將屋裡暖和起來等她回家。她心中一熱,趕忙到廚房如法庖製出兩碗又香又甜的麵,並烙了幾張餅、蒸出幾個饅頭,做為李虎明日打獵時的乾糧。
  這天晚上,兩人吃飯時不再那麼尷尬,李虎問著高叔高嬸收到禮物後的反應,馬蓮回應著他的話,將高家五口的嘴臉詳細描述一番,兩人開始有說有笑,不再像早上般距離如此遙遠。
  馬蓮進房奶了孩子一頓,再將夏生抱出來給李虎看看,她所奶養的兒子白白胖胖的,多討人喜歡。
  他們一男一女夾著一個嬰兒說說笑笑的,時間也晚了,李虎告辭回家,臨走前馬蓮將烙餅饅頭包在一塊乾淨的綿布裡,讓李虎帶回家了。
  李虎離開之後,馬蓮頓時覺得屋內冷冷清清,李虎為人風趣灑脫,也會說幾個笑話逗馬蓮笑,馬蓮當下覺得如沐春風,她從來不曾吃一頓飯如此開心,心裡忽然感到惆悵起來,這樣一個男人,卻不是她的丈夫,她心裡不禁悠悠生起一個念頭:她該對李虎好些,不是為了貪圖李虎給的伙食費,而是馬蓮真心想要對李虎好。
  當晚馬蓮生火暖炕,一個人躺在炕上,忽然覺得孤單,便將夏生抱上炕來陪伴著她,馬蓮便不再覺得孤單寂寞,抱著孩子安心睡去。

 

 

連載小說  山水  夏雪翼

山水1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285372

山水2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31209

山水3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57981

山水4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96072

山水5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471865

山水6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28877

山水7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60689

山水8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615316

山水9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773653

山水10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1939

山水11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2227

山水12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034

山水13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130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