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蓮打了水洗淨雙手,進入李虎房間,掃乾淨地上的碎陶壺,又在炕內、火盆中添了木炭,然後將陶杯倒滿了水,放在李虎炕邊,見他睡得香甜,這才放心回家。
  馬蓮脫去短襖倒在炕上,看到她的兒子夏生,便疼惜地輕拍他,然後俯身親吻了他一下,她的兒,也是她心頭的寶,她這一生都要好好地為兒子與李虎而活,親力親為地照顧他們,直到她再不能夠為止。
  馬蓮抵受不住疲累侵襲,便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
  第二天天亮,馬蓮起身開始準備李虎的食物與藥湯。她見昨日熬的雞湯剩下好多雞肉,丟了又覺得可惜,便將肉塊撕成雞絲,加上兩顆蛋熬成雞絲蛋花粥,然後將一尾鯉魚加上薑片煮成生魚湯,再將藥材煎成藥湯。
  準備好之後,她將所有東西放進竹籃,再帶上創傷藥膏,出發至李虎家。馬蓮一一餵李虎吃下雞絲粥、生魚湯與藥湯,便讓李虎躺下休息,自己去打水倒入大鐵壺裡,放在灶上升火煮沸,再將昨夜洗的棉帕與棉布條收下來,準備為李虎換藥。
  馬蓮脫去李虎上衣,解下包裹傷口的棉布條,再掀開放在傷口上的棉帕,然後以浸過熱水的棉布輕輕地擦掉藥膏,只見傷口處已薄薄長出一層膜,傷口正慢慢癒合,馬蓮安心地再將創傷藥膏塗抹上去,然後以乾淨的棉帕、棉布條包裹傷口。她見李虎的臉漸漸有血色,心裡放心不少。
  馬蓮將使用過的棉帕與棉布條拿到後院,打水將之洗淨,再如昨夜一樣煮沸消毒。當馬蓮做完這些事之後,才想起李虎的馬跟狗尚未餵食,忙到馬廄搬來秣草給馬吃,又為馬兒換了乾淨的水,然後帶黑土狗回家,將雞肉塊放在碗裡給牠吃。
  待得馬與狗都吃飽了之後,馬蓮才去吃自己的早餐。待得家事都做完之後,馬蓮又去準備李虎的食物與藥湯,送到李虎家,侍候李虎吃飽,馬蓮又添加炕內與火盆的木炭,然後回家吃飯、奶孩子。
  這樣一直忙到第三天早上,馬蓮侍候好李虎之後,忍不住乏,便趴在炕邊睡著了。不一會兒,李虎的手動了,再過一會兒,李虎的聽覺與嗅覺恢復,最後李虎的眼睛睜開了。
  模模糊糊中,李虎看見馬蓮趴在他身邊,沉沉地睡去。他掙扎起身,伸出右手去輕撫馬蓮的頭髮,在他昏迷的三天三夜裡,他一直感覺有人守護著他、照顧著他,給他飲食、為他照料傷口,他現在肚飽身暖,傷口也不再劇痛難忍,他知道,只有馬蓮才會如此費心照顧他,他心裡滿滿是感激之情,可是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如今他的命從閻羅王那裡拾回來了,他心中情緒複雜,卻不知道該怎麼理出頭緒。
  睡夢中,馬蓮感覺到有人撫摸著她的頭髮,馬蓮立刻警醒過來。一抬頭,見到李虎睜開眼睛,起身坐著,伸出的右手尚懸在空中。馬蓮即刻情緒激動,淚珠不停地掉落。
  「你醒了?傷口還會痛嗎?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?」
  李虎將手收回來,躺了下來,眼睛不住地往馬蓮臉上打轉,竟也紅了眼眶、眼角含淚。
  「別哭了!我這不是醒來了嗎?我的傷口已經沒那麼痛了,只是尚不能動、不能出力,其他的都好的很。對了!我昏迷多久啦?」
  馬蓮取出手帕拭去眼淚,眼睛不敢從李虎臉上移開,怕李虎不知何時又從她眼前消失。
  「你睡了三天三夜啦!以後別再那麼貪睡,嚇死我了!」
  「我以後絕對不會再讓你擔心,謝謝你的照顧。」
  「我們都那麼熟了,何必客氣。你渴不渴?我去倒水給你。」
  說完馬蓮便起身到廚房倒了一杯水,端進房餵李虎喝下。
  「今早我殺了雞,燉了雞湯,又熬了生魚粥,餵你吃下了,然後替你換了藥,我見你傷口癒合的很好,想來你也該醒了,果然你就醒了。」
  李虎點點頭,臉上盡是感激之情,自他娘親過世之後,就沒有女人這麼費心費力地照顧他、侍候他,尤其是他所愛的女人,只有馬蓮是在生活中跟他最親近的,他對她不只有感激之情,更有愛慕之意,他很想開口告訴馬蓮當日他被困在深山樹上的誓言,但是那談何容易?他李虎不是浮浪登徒子,要開口向心愛女人傾訴心中情,對他而言是比遇虎殺虎還難。
  「快到中午了!我得回去為你煮粥熱湯,還要煎藥,我先回家罷。」
  「等一下!再讓我看你幾眼。」
  馬蓮聞言便回頭望著李虎,臉上染滿紅暈,卻也未低下頭去,只是任憑李虎看了個夠。馬蓮彷彿明白了李虎的心意,他對她,應該也有傾慕之心,馬蓮心中驕傲著,這麼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,他的心也屬於她了!
  過了好一陣子,馬蓮才低下頭來,低聲說道:
  「我該回家了,還有好多事要做。」
  說完馬蓮便回家準備李虎的食物和藥湯了。在熬煮湯與粥的空檔,馬蓮征征地想起:她和李虎,到底算是什麼關係?是鄰居?他們之間的互動早已超越鄰居間的情誼;是好友?他們之間的感情卻又超越朋友間的份際。她已模糊知曉李虎對她有情,而她也將李虎當做是情竇初開的對象,所以說他們應該是一對戀人。可是這不對!她馬蓮有夫有子有自己的家,又怎能是李虎的戀人?如此說來,是她不守婦道,愛上丈夫之外的男人,她,不就是世人口中的淫婦嗎?
  馬蓮搖搖頭,不是的!她不是淫婦!她只是從李虎身上尋著了愛人的感受,也擁有了被愛的感受,她和李虎,都是真心真意的,愛上了對方。這樣的感情,有罪嗎?如果兩個真心相愛的人傾慕著對方是有罪,那麼兩個不愛對方的人夜夜躺在床上幹那營生,不也有罪?
  忽然馬蓮聞到一股焦味,她急忙拋下那些想法,將熬粥的鍋從灶上移開。她趕忙將雞湯也從灶上移開,加進了一些水補足份量,然後將煎藥的陶壺拿起來,都怪她想了太久,粥糊了、湯少了、藥也苦了。她將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之後,就到李虎家去。
  進到李虎房間,她將瓦罐都取出來,慚愧地開始餵李虎吃粥。粥一入李虎嘴裡,李虎便覺得一股焦味傳來,但他一句話也未曾說出來,還是一口一口地吃下生魚粥。接著再喝雞湯,李虎覺得湯的味道淡了些,到喝藥湯時,味道又嫌苦了些。
  李虎望著馬蓮,想知道以她精湛的廚藝何以會烹煮出如此未達水準的食物來?他見馬蓮臉上有些閃爍,想開口問,又怕馬蓮難堪,不問了,自己心裡又不順暢。於是兩人便默默相對,房裡除了木炭燒旺爆裂的聲因之外,再無其他聲音。
  過了良久,馬蓮這才先開口:
  「我下午要到城裡抓藥買魚,你有什麼想吃的,我替你買回來。」
  「我什麼都不要,我只想吃你親手煮的麵。」
  馬蓮微微笑著,柔聲說道:
  「這可不行!現下你左手不方便,如何端著碗吃麵?莫非要我用筷子挾麵給你吃,再餵你喝湯嗎?」
  「誰說要這麼麻煩你?我只是想想罷了!以前吃你煮的麵吃慣了,現在想起來都嘴饞呢!」
  馬蓮想不到像李虎這樣的漢子也會在她面前撒嬌?一副小孩要不到糖吃的模樣,心裡高興,李虎已將她當成自己人了,不再在她面前裝模做樣了。於是故意笑他:
  「別這樣嘴饞,要不待會兒我到城裡買串糖葫蘆給你吃,你說好嘛?」
  李虎見馬蓮笑他,便羞紅了臉,嘴上卻仍逞強:
  「好啊!你就買串糖葫蘆來我吃。」
  馬蓮笑出聲來,手不禁伸出去摸摸李虎的頭,見他前頭髮渣子已長出,辮子也亂了,便想著過幾天等他身子好些便為他擦澡剃頭。
  李虎見馬蓮又不知想些什麼,便開口催促:
  「你還不進城為我買糖葫蘆去?」
  「嘴真饞!」
  馬蓮嗔了李虎一句,便收拾東西回家去。她回到家,先奶了孩子,再將糊了的粥盛起來吃完,然後清洗鍋碗。
  馬蓮出門前,天空開始飄起了雪。馬蓮見狀,便拿出一方大帕包起頭臉,將夏生背起,再披上她自己的鋪棉斗蓬,牽出驢子,騎上去便往鄰城而去。
  馬蓮進城買了藥、買了魚,便牽著驢子在市集找賣糖葫蘆的小販。但尋來尋去都不找到那小販,馬蓮眼見雪越下越大,便打算放棄,想不到一轉身往出城方向走,卻遙遙看見小販扛著插著一串串糖葫蘆的長掃帚的身影,馬蓮急忙放開驢兒的韁繩跑過去,邊跑邊喊:
  「賣糖葫蘆的,你且等等我!我要買糖葫蘆!」
  那小販卻越叫越走,馬蓮使盡所有力氣在雪中奔跑,終於喊住小販,急忙奔至小販面前,氣喘吁吁地說著:
  「我要買一串糖葫蘆,你怎麼越叫越走呢?」
  小販取下一串糖葫蘆,以紙包裹住交給馬蓮,在馬蓮拿銅錢的時候說道:
  「這雪下得大了,我想不會再有人要買糖葫蘆,便急忙想回家取暖。你這樣使勁追我就為了買一串糖葫蘆,那吃糖葫蘆的人可是你重要的人吧?」
  馬蓮將兩枚銅錢交給小販,點頭說道:
  「他的確是我重要的人。謝謝你還肯賣糖葫蘆給我。」
  「別這麼說!他若喜歡吃我賣的糖葫蘆,你記得以後到市集第二攤賣菜的攤子旁找我,我一直在那裡賣糖葫蘆。」
  馬蓮將那串糖葫蘆珍重地放在竹籃裡,不讓其他貨物擠壞了它,回頭尋回驢子,騎上驢背回家了。
  馬蓮回到家,便開始準備煮生魚粥、熱雞湯、煎藥,她不時轉到竹籃邊看望那串糖葫蘆,嘴角心裡都笑了起來。她想像晚點兒將糖葫蘆拿出來給李虎時,他會有多驚喜?只要看到李虎快樂,她便也跟著快樂了。
  食物與藥湯都準備好之後,馬蓮將之放在竹籃裡,再將糖葫蘆藏得隱密點,便到李虎家。馬蓮一進到房間裡,便將食物藥湯取出,但一舉一動裡都藏著喜意,雖克制自己不能笑,但她眼裡的笑意卻怎麼也藏不了,李虎見她不若往常穩重,便也開始期待馬蓮會給他什麼驚喜。
  馬蓮一如往常地餵李虎吃東西喝藥湯,又讓他喝了水,然後往炕內、火盆裡加木炭,最後才從竹籃裡取出糖葫蘆,小心翼翼地撕掉包裹在外的紙,然後拿到火盆上稍微烤軟糖漿,才拿到李虎面前,笑嘻嘻地對他說:
  「解解你的嘴饞,你要的糖葫蘆。」
  李虎高興地笑了起來,伸出右手拿著那串糖葫蘆,聞了聞香味,也笑嘻嘻地對馬蓮說:
  「你真買了糖葫蘆啦?我就知道你疼我,下次我還要吃。」
  說完即咬下一顆棗子,很滿足地嚼著,再將糖葫蘆遞給馬蓮,說道:
  「酸酸甜甜地挺好吃的,你也來吃一顆。」
  馬蓮順從地接過來,咬下一顆棗子嚼著,再還給李虎,說道:
  「剩下的你都吃了罷,挺難得才買到這串糖葫蘆。」
  馬蓮不說,李虎自然不會知道她是如何買到這串糖葫蘆,但馬蓮不要李虎擔心她,她一個女人背著嬰兒在大雪中追逐那賣糖葫蘆的小販,好不容易才買了討李虎歡心,她要李虎只看到她笑、不要李虎看到她苦、她累、她淚流滿面。
  馬蓮見李虎高高興興地吃完糖葫蘆,便收拾好東西,到後院打水清洗使用過的棉帕、棉布條,然後再煮沸消毒。
  當她回到李虎房間,卻看到李虎滿面脹紅,低聲說道:
  「你扶我到茅房,我要出恭。」
  「你現在不能起床,萬一傷口裂傷怎麼辦?這樣吧!我拿便盆進來服侍你出恭。」
  「千萬不行!讓你這樣服侍我,我寧願一頭撞死。你且拿便盆跟草紙進房,放在炕上我自己來吧!」
  馬蓮不好再拂逆李虎的意願,便從茅房取來便盆與草紙,將便盆放在炕上,草紙放在炕旁的桌上,然後走出去關上房門。
  過了好一會兒,馬蓮才聽見李虎在房內大喊:好了!她才推門進去,看便盆放在炕邊,裡頭的確有屎與尿,還有用過的草紙,而李虎雖躺在炕上,卻臉色發白,眉頭緊鎖。顯然是剛才出恭時拉扯到傷口,使他疼痛難當。馬蓮沉默不語,拿著便盆到茅坑倒掉,再打水清洗便盆。
  馬蓮知道,李虎堅持自己解決出恭是他最後的底限,他還是一條硬漢,不願讓心愛女子服侍他躺在床上出恭,他對於馬蓮,始終有幾分敬重與疼惜。
  馬蓮嘆了口氣:李虎的確是個難得的好兒郎,即使受了重傷,也不願讓心愛女子為他做出難堪的事,李虎既顧全了自己的面子,也滿足了馬蓮的心意。
  馬蓮回到李虎房間,見他面容柔和許多,明白李虎已獨自承受了最痛的時期,他不會向馬蓮訴說自己的傷有多痛,他不要馬蓮擔心,所以寧願自己承擔所有風險。
  兩個人都明白對方的心意,以及對方擔憂的問題,於是都選擇不向對方訴苦,他們不要對方不快樂,卻又讓對方心頭產生隱憂。這就是愛情。
  馬蓮開口說道:
  「我該回家了,夏生還未奶他呢!我會幫你準備裝滿水的小茶壺,你半夜若渴了便自己喝水。家裡我都幫你照看過了,炕裡跟火盆也加夠了木炭,明天我會早點過來幫你換藥,你早些歇息。」
  李虎凝望著馬蓮的臉,眼睛竟有些濡濕。他輕輕地對馬蓮說道:
  「謝謝你。」
  馬蓮朝他笑了笑,那笑靨猶如春風,吹拂得李虎心頭暖和,兩人的心已交給對方,不必言語,他們是愛得如此確定,情意濃得化不開。
  馬蓮回到家,先奶了孩子,再泡壺熱茶,為自己煮了碗雞湯麵,今晚她想好好犒賞自己,她很驕傲,為了李虎,她再辛苦勞累都甘心,只要李虎一句「謝謝」,她就可以再撐下去。她為這樣的自己驕傲著。
  吃完了麵,清洗好鍋碗,馬蓮疲憊地將木炭往炕內加,點火引燃,炕還未夠暖,她就抱著夏生睡著了。

 

 

連載小說  山水  夏雪翼

山水1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285372

山水2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31209

山水3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57981

山水4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396072

山水5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471865

山水6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28877

山水7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560689

山水8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615316

山水9 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1773653

山水10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1939

山水11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052227

山水12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034

山水13  http://annabella0226.pixnet.net/blog/post/20254213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雪翼 的頭像
夏雪翼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