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馬蓮騎著驢子進城,為李虎抓了補氣養身的藥材,再到市集買了隻大公雞,打算讓公雞和她所養的母雞交配,生下蛋來讓母雞窩著,孵出小雞後養大才能再下蛋讓馬蓮拿去賣錢。這半個月來,馬蓮為了李虎忍痛殺了不少母雞,也花了不少銀兩,現今李虎已康復,該是她再掙錢的時候了。

馬蓮回家後便將公雞關進雞寮裡,任其與母雞交配。然後她又殺了一隻母雞,熬了雞湯,將雞撈起,再放入陶甕裡與補身藥材一起熬煮。

一早起床後她已揉好麵團,分成兩份,一份揉成蔥抓餅、另一份製成麵條。早上她便烙好十幾張餅,再將夏生一起交給李虎,讓李虎餓了可以吃餅,順手再看顧夏生。

時間未到傍晚,李虎已抱著夏生走到陸家,笑嘻嘻地將孩子交給馬蓮進房奶著,自己坐在廳裡等著馬蓮煮麵來吃。

原來李虎已想到如何報答馬蓮。白天他一手抱著夏生,另一手檢視他家裡還存放多少皮草,兔皮、狐狸皮加起來還有五六張,若拿到市集上便宜賣,全都脫手後也可以掙得七八兩,他想買一對金耳環給馬蓮,再為自己添置一把鋒利好用的小刀。

李虎計劃得如此周密,心裡不免開心起來,看到馬蓮便忍不住笑,歡歡喜喜地等著吃他最愛吃的麵。

馬蓮如昨日之法庖製了兩碗麵,再烙上幾張蔥抓餅,煎了兩顆荷包蛋,端上桌兩人一起吃著。馬蓮教李虎拿餅夾著荷包蛋吃,未煎全熟的蛋黃流出來,以餅沾著吃最好吃。

李虎知道了這新吃法,連聲誇讚好吃,馬蓮便要李虎把荷包蛋都吃了,讓李虎吃飽才能生出力氣。待李虎吃完麵與餅,馬蓮又進廚房盛了一碗加藥燉煮的雞湯,端上來要李虎喝了。李虎見此乃馬蓮一番心意,便喝光了雞湯。喝完後卻說道:

「阿蓮,我知道你是為我身子好,但那補身藥材不便宜,你不必花那筆錢,你看我的傷都好了,過兩天又可以上山打獵,你就無謂再買藥殺雞為我補身體了。」

馬蓮聽著李虎說這一段話,便低下頭去,開始啜泣。李虎見狀忙站起身過去抱住馬蓮,輕拍她的背柔聲問道:

「我的好阿蓮,你為什麼哭啦?莫非是我又說錯什麼話了?」

馬蓮取出袖中手帕,擦乾眼淚,啞著聲音說:

「虎哥,你沒說錯,我知道你怕我破費,但我只想虎哥你的身體能恢復到從前一樣,今日我見你抱著夏生猶微微喘氣,你教我怎麼不擔心?你放心,我買了公雞與母雞交配,待小雞長大了便可下蛋為我賺錢,你不必擔心我身上銀兩不夠。」

李虎抱著馬蓮,想著不願意掃馬蓮的興,便拿起馬蓮的手放在自己腰上,笑著說道:

「你瞧你幹的好事,這半個月來日補夜補把我補得肥胖胖的,你摸摸我的腰有沒有大幾寸?」

馬蓮真的出手捏了李虎的腰一把,笑道:

「果真胖了幾寸!看來你得多幹些活兒才能回復你原本身材了。」

馬蓮雙手摟緊了李虎的腰,將臉貼在李虎胸腹上,輕輕地說:

「虎哥,你說咱們這樣一起長長久久,好嗎?」

李虎低頭親了馬蓮的額頭,回答她:

「當然好!咱們就要在一起一輩子,這是你允諾的,萬不可忘記。」

馬蓮將李虎抱得更緊,在他懷裡點點頭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李虎便將家裡所有皮草捆好綁在馬背上,然後騎上馬進城去做買賣了。

李虎在市集上叫賣一早上,運氣很好,遇到一位好客人誇他的皮草好,也不殺價,給了李虎整整十兩買下整批貨。

李虎十分高興,空著手隨便找了家麵攤,胡亂吃了碗麵,然後便走到銀樓前。那掌櫃的見李虎一副獵戶打扮,料想李虎身上沒錢只是看看,便也不過來招呼他。李虎在櫃上仔細看著,想找一副雅緻精巧的耳環,尋了許久,才看到一副耳墜是杏花形狀的金耳環,那杏花墜雖然不大,但勝在雕功精細雅巧,李虎開口喚了掌櫃:

「掌櫃的!我想看看這副耳環,麻煩你拿出來我瞧瞧。」

那掌櫃的不太情願地過來,將耳環放在鋪有紅色絲絨帕子的托盤上,拿給李虎仔細看。李虎拿起那副耳環細看,果然雕功精巧、成色高而重量足,李虎覺得很滿意,便開口問道:

「掌櫃的,這副耳環多少錢?」

掌櫃開了五兩銀子,李虎殺到三兩銀子,最後以三兩七分銀子成交,那掌櫃不情願地拿口糊了彩紙的紙盒裝耳環,也不願拿較貴的錦盒盛裝。李虎倒無所謂,只要買到合心意的金耳環可以送馬蓮,他便心滿意足了。

李虎將紙盒放進懷裡,牽了馬又往城東打鐵鋪走去。他與相熟的打鐵師父討論了一會兒,打鐵師父從內房拿出一把小刀,那小刀手把上纏繞著牛皮,讓人便於使用,刀芒隱隱含青,是把含鋼量高的好東西。李虎取來在手上惦惦,又握住把手試著揮舞,看看是否順手好用。

那打鐵師父拔下一根頭髮,使之落在刀鋒上,頭髮無聲斷成兩半,李虎更加滿意這把小刀。李虎出了三兩要買,打鐵師父還價到三兩五分銀子,李虎覺得值得便也答應,便交出銀子買下小刀。

李虎高高興興地騎馬回家,到家時天色將晚,李虎將馬栓好之後便走到陸家。只見馬蓮正在雞寮裡觀察母雞下的蛋是否受精,將未受精的蛋都拾起來,提著竹籃回到廳裡。

馬蓮見到李虎滿臉笑意,便隨口問了句:

「今天生意好嗎?」

李虎笑著回答:

「生意不錯,我買了一把小刀,還買了……沒什麼!」

馬蓮聽著李虎支支唔唔的回答,心裡覺得奇怪,卻也未多想,便進廚房料理晚餐。不一會兒馬蓮將兩碗熱騰騰的麵端上桌,再端上一盤荷包蛋。李虎心情甚佳,胃口大開,一下子即吃完麵與荷包蛋,馬蓮見他仍喊肚餓,便進廚房烙了十幾張餅來。

馬蓮見李虎一邊吃著餅,眼睛卻不時瞟過來,心裡道是有什麼事發生了?心頭一陣緊張。

但一直到兩人都吃飽了,馬蓮收拾碗筷進去,李虎都不開口說一句話,馬蓮暗叫不好!莫非李虎遇上多事村人,向他說了什麼風話,他心裡不順暢,卻打算隱瞞在心中。

馬蓮泡了壺熱茶,倒杯茶給李虎,小心翼翼地觀察李虎的臉色,卻見李虎眼裡有笑意、嘴角含著笑意,一副做了什麼開心事般,笑吟吟地要馬蓮坐下。

李虎從懷裡拿出一口小彩紙盒,又拿出一個破舊的荷包放在桌上。馬蓮不明所以,張嘴欲問。李虎卻搶先開口:

「今天我運氣很好,遇到一位好客人買了我整批貨,我攢了十兩銀子。我去買把好用的小刀,也買了一對金耳環給你,還剩二兩多銀子,給你當做這半個月來的傷藥錢。」

沒想到馬蓮臉色一沉,眼圈兒發紅,一串淚珠便掉落下來。李虎見狀,馬上起身去抱著馬蓮,柔聲哄她:

「我的好阿蓮,你怎麼哭了?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事?你盡管罵我,別悶在心裡頭難過。」

馬蓮使勁推開李虎,從袖子裡抽出手帕擦眼淚,然後才緊鎖眉頭對李虎說:

「虎哥,你攢這些銀子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攢來的,是多麼地不容易!我知道你對我好,可是我也不需你買金耳環哄我高興,你如果真要報答我,只要你做什麼事心裡都有我,那便足夠了。」

李虎沒想到買金耳環會惹馬蓮不痛快,他明白馬蓮心疼他上山打獵的危險,因此才不要他花不必要的錢。但這對金耳環是他想要報答馬蓮這半個月來的費心照料,並不是不必要的花費。或許是他不夠瞭解馬蓮,她並不是貪圖虛榮的女子,她對他好,完全是出自一片真心,她的願望很小,只要他隨時心裡有她便夠了。

這樣一個好女人要往哪裡找?此時此刻她就在他眼前,他若不緊緊擁有便著實對不住自己。於是他伸出手將馬蓮拉進他懷裡,抱住了便不想再放開。

「阿蓮,我答應你,我不再隨便花錢,以後我無論身在何處、做些什麼,心裡都會想著你,想著你對我的好、想著你對我的用心良苦。」

馬蓮使勁往李虎厚實寬闊的胸膛裡鑽,兩隻手緊緊摟住李虎的腰,含著淚幽幽地說:

「虎哥,我不是要生你的氣,我只是要你為自己打算,即使…即使我不在你身邊,你都可以好好地過下去。」

「傻阿蓮,你怎麼會不在我身邊?往後一生,咱們要過著幸福的日子,一輩子都不相離。」

馬蓮默默地流著眼淚,用力抱緊李虎,彷彿一放手李虎便會消失一般。馬蓮喃喃說道:

「虎哥,不要離開我,永遠不要離開我。」

後來馬蓮還是收下那對金耳環和那二兩多銀子,密密地藏著收著,像是至寶般不時拿出耳環來瞧瞧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雪翼 的頭像
夏雪翼

夏雪翼的飛行紀錄

夏雪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